曦_Vicky

丝丝在IG上与奶儿合照穿的衣服是Gucci 新款男装毛衣,衣服上是法语意为blind by love 和一只蜜蜂。而配套的女款毛衣灵感很明显来源于卷的纹身,中间是一只蝴蝶。
#转自微博:@潇洒curly

【翻译】直到世界尽头(To the Ends of the Earth)pt.3

smilecher:

> > L < < 


 


Louis从客房出来,穿着一件褪色的蓝色的汗衫和一条塞到编织袜子里的慢跑裤,鉴于他所在的地方,他觉得这么穿很有必要。大蒜和香料的味道让他嘴里涌出口水,驱使他更快地走向厨房。


 “闻上去不错,”他一看到他就这么说。Harry抬起头来笑着看向他,那样子让Louis暖到脚趾。也许他根本就不需要穿袜子。


 “谢谢,”Harry说。“嗯,你要喝啤酒还是葡萄酒?或者就喝水?我还有一些橙汁。”


 “啤酒就好,”Louis说,来到厨房的小桌边坐下。他靠向椅背,看着Harry从高处的橱柜里拿出盘子。Louis控制不住。他的眼睛飘到Harry宽阔的背上,经过他纤瘦的腰,越过他凸起的屁股,然后往下,往下,直到他包裹在紧身裤里的长腿。


Harry走到冰箱拿了两罐啤酒,然后在Louis面前摆上一套盘子和一罐酒。他把意大利面舀到Louis的盘子里,没有真正的眼神交流,但是Louis一直看着他,直到他注意到Harry的耳朵染上一抹红。


Louis等着,直到Harry坐下,然后旋转着叉子挑起面条咬了一口。当他抬起眼,Harry正看着他,看他的反应。


他抬起大拇指,嚼完之后加了一句,“厨艺还是这么棒。”


 “谢谢。”Harry笑,胸膛上下起伏就像是一只骄傲的鸟。


一边吃东西一边想要交谈是不可能的事。几年前他们住在一起的时候,这从来就不是个问题,因为他们之间的沉默一直都很舒服。他们分享彼此的空间,就像是没有一条明确的线来界定Harry的空间在哪里结束Louis的空间从哪里开始。他们所有的空间都是共享的。


但对于现在来说沉默跟舒服根本不沾边。他们的叉子刮着盘子的声音就像是指甲刮着黑板。他们的每一次吞咽,那声音好像在整个屋子里回响。Louis绞尽脑汁想问个问题或者发表点评论。


 “所以。你在这用什么消磨时间?”他喝了一口啤酒之后问。


Harry把盘子里的面条推到一起。“我经常去钓鱼。我挺在行的。”


 “你一个人去?”Louis试着往他惊讶的声音里加点类似钦佩的元素。他只是不能把Harry自己勾住自己,或者把每一条钓上来的鱼放生,就因为它们看上去很伤心,这样的画面从脑子里抹去。


 “经常是一个人,”Harry说。“我划船到湖里。但有时候我会跟我的邻居Rick一起。他的女儿是我们的粉丝。


 “真的?”Louis的两条眉毛高高扬起接近他的发际线。“你不担心她会在Twitter上发你的照片吗?”


Harry笑起来。“嗯,一开始是担心。但其实她很擅长保守秘密,”他说。“她的朋友们也是我们的粉丝,但她还没有告诉任何人。”


Louis没有被完全说服,但他现在要逗逗他了。“所以,划船,钓鱼,还有什么?”


 “还有远足,”Harry说。“你会喜欢环绕着这里的小路的。


 “我肯定会喜欢。我们应该去远足,”Louis提议。


 “对,当然,”Harry说,他的眼睛亮了一秒。但在Louis注意到之前很快就重新冷静下来。他紧接着说,“其实我们应该明天就去。这周晚些时候会有一场暴风雪。”


 “这些雪不会让你厌烦吗?”


 “我喜欢雪,你知道的,”Harry说。这是真的。“我只在这待一个月就要去LA一阵。这点时间还不够厌烦。”


 “对。”Louis觉得他的情绪经历了一次暴跌。他对那个美国城市的厌恶大概是不健康的。


他和Harry的关系恶化之后不久Harry就开始一直往LA跑。也差不多是那个时候,Harry的新朋友,比如Nick Grimshaw以及他那个离经叛道的小团伙开始和他一起被狗仔拍到。Louis当时充满怨恨,现在也怨恨,对于LA,对Nick Grimshaw,如果他对自己坦诚的话,还怨恨Harry。


拥有一段感情对他们来说也许是不可能的事。但Louis怀念他和Harry仅仅只是好朋友的时候。他希望Harry在买房之前能给他看看房子照片,这样Louis就可以对地板或者油漆颜色还有其他的东西给出建议。他希望他仍然还有给Harry编头发以及以他喜欢的方式卷起Harry的短袖的权利。他希望Harry仍然会在给其他几个人或者他们的家人买礼物的时候,向Louis征求建议。


他希望他是Harry心碎时会去找的那个人,就算他才是该为Harry心碎负责的那一个。


有时候,Louis就是一个自私的混蛋。但至少他已经良心发现了。


 “你下次什么时候去LA?”Louis问。


 “接下来的三周内,我想,”Harry说。“如果你一直待到我走,那么你也可以和我一起去。”


Louis在桌上慢慢转着他的酒瓶。“不,那时候我估计已经走了。不能在你这白吃白住那么久。这不公平。”


 “我不在乎,”Harry说,他的眼睛往下看向盘子。


Louis又喝了口酒,自顾自地摇头。“我在你走之前就会离开的,”他说。“所以,不用了。”


 “随你便吧,”Harry说,继续用叉子把盘子里的食物堆在一起,即使盘子里现在只剩下一些断掉的面条。Louis看着他,不确定他是不是听到了他话里的轻蔑意味,还是他只是自己想出来的。


他放下酒瓶。“我已经被那恶魔一样的航班搞得筋疲力尽了。我想我该去睡了,”Louis说着,拿起他的盘子站起身。


 “我来收拾。没事的,”Harry说。


 “你确定?”


Harry目光尖锐地看着他。“你是客人。我当然确定。”


 “那好吧,”Louis说。“那么晚安。”


 “你不想要杯茶吗?”


Louis愣住了。


他在睡觉之前必须要喝一杯茶,这是众所周知的。并不是说茶会帮助他入睡。那只是他家庭里延续下来的一个习惯。他的妈妈在他睡觉之前总是给他泡一杯茶,而当他们住在一起之后,Harry也那么做。


仅仅回想起这一点,Louis的胸口就涌起一股暖流。


 “我可以给你送去,”Harry提出。


Louis对着他眨眨眼。只是杯茶。只是Harry自己要给他泡茶。就像以前一样。“嗯…如果你坚持这么做的话,”他说。


Harry笑起来。“我坚持这么做。”他站起来走到电炉边烧上水。Louis靠着吧台看着他,他有些困惑,Harry从什么时候以何种方式把身材塑造成现在这样有曲线的样子的。Louis不许自己太专注于Harry。他一直在担心他会停不下来。Harry扬起眉毛。“你想在这等吗?”


 “哈?”Louis眨眼,呆滞地张开嘴。


Harry用拇指指指水壶。“茶,”他说。“我说了我会给你送去。”


 “对,”Louis说完闭上嘴。他咽了口唾沫。“对,好,谢谢你。那我在房里等你。”


Harry没有回话。他看着Louis转身向卧室走去。Louis能感觉到他落在背上的目光,或者是落在他屁股上的目光。Harry总是对Louis的屁股有执念。为什么Louis会想这个?


他倒向床,打开电视,不知怎么的最后开始看起了新闻。在爱达荷山里好像没发生什么有意思的事。除了今天早上一群水牛晃荡到了公路上,阻挡了五个可怜人上班的路。


Louis的脑子里无聊至极。说自己累了是撒谎的。他有点太激动了,根本不能在这入睡。


不一会之后响起了敲门声。Louis把手机放到身边的床单上然后坐直起来。“嗯?”


Harry推开门走进来,拿着一个冒着热气的马克杯。如果他的头发没有这么长,肩膀没有这么宽,如果他不是这么高,Louis会觉得Harry仍然只有十六岁。他仍然还爱着他。


 “给你,”Harry说,小心地把杯子递给Louis。


Louis笑起来。“谢谢。”


 “还需要别的东西吗?”


 “我挺好的。谢谢,”Louis又说了一遍。


Harry笑着,双手背在身后徘徊了一会。“那好。晚安。”他开始转身。


 “嘿,Haz。”


Harry又望向他。他的眉毛扬起,立即充满了渴望。Louis非常喜欢他这个样子。“嗯?”


 “明天早上,我们应该去小路走走,如果你想的话,”Louis说。


Harry的微笑又回到脸上,比之前的更加真诚。“我想去。”


 “好。”Louis喝了一口茶。“茶很棒,”他抬起杯子说。这是真话,Harry的微笑让他有点飘飘然,他的酒窝随时都可能蹦出来。


 “很高兴你喜欢,”Harry仍然笑着说。还没有看到酒窝,现在还没有。他后退一步。“那么我们早上见?”


Louis点头。“如果喜马拉雅雪人没有把我抓走的话。我听说他们对英国人特别有兴趣。”


左边的酒窝出来了,他妈的没错。Harry努力让自己不要笑的太开。但没起什么作用。


 “没事,”他嘴唇颤抖着说。他说话的语气就像是接下来的话是个秘密。Louis靠近去听他说。“我有一个特别的办法对付他们。”


Louis扬起眉毛,准备好听最好笑的部分。


Harry像个阴谋家那样笑起来。“他讨厌男孩乐队,很显然。我只要播一些我们的歌。就能把他赶走。”


Louis笑出声来。Harry也低声笑,他用手遮住他的嘴。把嘴唇闭紧,就跟他觉得自己笑的太大声或者笑的太开的时候做的那样。这整个想法都非常荒唐。Harry的笑声仍然是Louis最喜欢的声音。他的笑简直是艺术品。


 “那我想我们很安全了,”Louis说。


Harry对他坚定地点点头。“我保证。”


今天不止一次,Louis感觉他只有十八岁。他觉得年轻没有遮掩又激动。他舔舔嘴唇,想说点什么。即使他能说的只有让Harry再待长一点,跟他一起看新闻。


Harry抓住门把手,Louis只好说。“那么明天见。”


Harry给了他最后一个微笑。Louis会在梦里梦到这个微笑。“晚安,”Harry说。


接着他走出去然后关上了门。Louis听见他的脚踏在房外硬木地板上的声音。几分钟后,走廊传来一声关门声。


新闻继续播着。又一条关于水牛的新闻。Louis慢慢喝着茶,然后在脑子里想Harry泡茶的画面,他知道他在把茶拿来之前会先吹几口气让茶凉下来。他想着他的嘴唇挤到一起,眼睑低沉,手里捧着茶杯的样子。


在他心里开始扬起一阵渴望的时候他并没有感到惊讶。他已经有所准备了,知道来到这里会重新激起他一直在尽力避免的那些感情。(或许这就是他来这里的原因)


但他现在在这个房间里感到安全,安全地去感受,去想他想要的东西,去想Harry泡茶的画面,当他终于睡着的时候,他可以去做一个关于他的微笑的梦。


 


> <


 


2011年四月


 “我和Hannah分手了…”


Harry放下望远镜,格拉斯哥被遗忘在他们的酒店阳台之外。他绿色的大眼睛看向Louis的脸。接着,就像他的目光里有一些需要隐藏起来的东西,他低头看向自己的膝盖。


 “我很遗憾,”他悄声说。


Louis可不那么想。因为Louis没有感到遗憾。他对Harry会感到遗憾这事表示怀疑。“没事。我们打算暂时不告诉别人。就让人们自己去发现。”


 “谁提出的分手?”Harry问,只是为了确认。他问问题一直都是为了确认,不能确认的话他从不做出任何假设。


 “大概是双方的,我猜。”Louis望向这座城市。


 “噢,”Harry说,拇指抚着望远镜。他把望远镜放到一边,然后把曲起膝盖到胸前,有那么一秒,他们就这么沉默地坐着。他们从不沉默地坐着。尤其不是这样沉重又满溢的沉默。


一周之前,因为Harry用舔的方式宣告了对最后一块布朗尼蛋糕的所有权,他们在沙发上玩起了摔跤。


有时他就是这么个白痴。他也有点比他壮。但是Louis用更阴险的方法去争。只要不是去舔别人的屁股,其他都不算出格。他想办法把Harry钉在沙发上,他的大腿紧紧夹住Harry窄窄的屁股,然后他靠下去,往Harry的脸上长长地狠狠地舔了一口。


这应该是很恶心的事。这本该是个非常有冒犯性的攻击。但是他们太近了,呼吸沉重,兴奋不已。而当Louis这么做了,这——这太过了。


就像水被排水管吸空一样,Harry的战斗力被抽空。他变得温顺,就用发红的眼睛看着Louis眨眼,Louis留在他脸上的唾液正在慢慢变干。那个自从Harry尿到Louis的鞋子上之后,在他们之间酝酿了将近一年的东西,那个显而易见的,悸动的东西,凝固在Harry的注视里。


Liam走进房里然后大摇大摆地坐到沙发上。那一个瞬间就这么逃走了,Louis也是,念叨着他保证过要给妈妈打电话然后消失在走廊里,试着把Harry微张着嘴巴的画面从他脑子中间抹去。


从那之后他们之间就变了。


Louis得出的结论是:他对Harry产生了巨大的,肮脏的,无法控制的迷恋。那迷恋就像是一只巨大的苍蝇在他耳朵里嗡鸣。或者像他脑门中间一个巨大的粉刺。或者是生命中其他那些Louis应付不了,也不知道怎么应付的让人烦恼的事情。


再过两个月他就要搬去和Harry一起住。现在可不是把事情搞砸的时候。但是这件事并不是你能够随便无视的。它像传染病一样一天天变得严重。这一切都始于上周,然后现在他和Harry坐在阳台上,近的能感受到他的体温,这一切都需要解决和释放。


 “我告诉她我爱上别人了,”Louis说。


Harry迅速地看向他,快地Louis都开始担心他脖子的肌肉,Harry的粗眉毛立刻扬起来。“谁?”他问。他看上去几乎像是被冒犯了。“我知道吗?”


这个男孩子真是可笑。Louis翻了个白眼。“嗯,挺熟的。”


 “谁?”Harry重复,语气坚决。他只差一秒就要跺脚或者拿拳头打他的胸口了。这样的一个完全可笑的男孩子,而Louis爱上了他。


 


 “其实,是个挺蠢的男孩子,”Louis轻声说,声音里带着愉悦。“就像…我以为如果我告诉他我喜欢谁的话,他就会知道我说的是他。那么情况就不会变得更加尴尬。可他真的是个白痴。他有一头卷发,而我开始好奇在那堆卷发中间是不是真的有一个脑子存在。”


Louis说完的时候Harry的脸已经变得通红,他完美的嘴唇张开。他眨了眨眼,他扇动的睫毛让Louis心动。


 “说你也喜欢我,求你?不然我就从这阳台上跳下去。”


 “当然,”Harry呼出一口气,靠近过来,来到Louis的私人空间。这就是他的另外一个特点,就像是没有什么能吓到他。每个人都以为Louis是那个鲁莽处事的人。但事实上Harry才是。


他早已经在Louis的牛仔外套上握紧拳头。“你有胆说我蠢。我当然也喜欢你,”他低声说着把他们的额头靠在一起。“当然。”他不停地说这两个字。


他们同时移动,向前倾斜下巴。当他们对着彼此的嘴唇呼出一口气的时候他们的鼻子碰到一起,紧紧抓着衣服,紧的就像要把它们撕开,就像他们担心会掉到阳台下面去,在下面的楼层翻滚。


当他吻他,Louis觉得他就像是在往什么地方下降。而他永远不想停下。


 > > H < <


 


20161


他只是不知道Louis在这里做什么。


在他们两人之间,Harry更多的是一个受虐者,更倾向于把自己置于对自己来说并不舒服的环境里。而如果谁相信自卫本能的话,Louis就是那一个。这也是当时他结束他们关系的主要原因。但这都是题外话了。


早晨,Louis顶着一头毛茸茸的头发和一张休息好了的脸走进厨房。这也是Harry第一次意识到Louis是实实在在地待在这了。而这仍然说不通。


Louis靠在吧台上,可悲的是他几乎是立刻渴望埋进他的胸膛,把脸埋进他的脖子里,拿脸蹭Louis的胡茬。他知道他的皮肤会很暖。他刚起床的那段时间他的皮肤一直都是暖暖的。这曾经是Harry早晨里最喜欢的东西。


 “嗨,”Louis说。他向后伸展手臂,踮起脚尖,露出一点肚子,一条细细的毛发消失在他的裤头。


Harry喝了口茶,觉得有点口干舌燥。“早上好,”他说,决定把目光留在Louis脸上。


他看着Louis走到窗边盯着外面的湖看。“这很美,伴着这样的景致醒过来是很棒的事,”他说,双手撑在屁股上。


 “你出去的话会更美,”Harry说。他的眼睛背叛了他,向下看Louis的屁股。当Louis从美景里转过眼睛,Harry也转开了。他让自己忙于为Louis把鸡蛋叉到盘子里,放在一块吐司旁边。


 “我还没时间去商店,”Harry说。把盘子放到桌子上。“等我们回来就去。你晚餐想吃点什么?”


Harry一松开盘子Louis就埋头吃鸡蛋。他抬起头来,叉子挂在嘴里。“嗯,”他哼了一声,嚼完食物才开口。“说实话,你愿意吃你做的任何东西。”


Harry简直可笑。这话根本不应该会让他脸红,他不该脸红。遗憾的是,他脸红了。他转过身。“我想大概鲑鱼。可以烤上点蔬菜。还有米饭,或者土豆泥?”


 “土豆泥,”Louis提议。他是土豆泥的坚定拥护者。不是因为他有多喜欢吃。只是因为容易做。每一次他给Harry做饭的时候,他都会加上一堆土豆泥。让人惊喜的是Harry永远吃不腻。


 “好,”Harry说,然后他们交换了一个微笑。他又盯着Louis多看了一会。轻轻拍打着他的茶杯。Louis挑起眉毛抬起头看他。Harry把杯子放进洗碗池里。“我去换衣服。”


 


TBC


周末愉快!!都去看队长看队长看队长!!!<( ̄︶ ̄)>我们下周见!=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