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_Vicky

An#3:



                                            二十年春光洩不盡
                                        1997.05.30-2017.05.30
      謹此緬懷哥哥張國荣,記念王家衛導演電影《春光乍洩》上映20週年



“黎耀辉,不如我们从头来过。”
  二十年前,张国荣叼着一支烟,梁朝伟的脸上还没有太多皱纹,从香港到阿根廷,从亚洲去到南美洲。
  旅行。有日何宝荣买了盏灯,二人一起去寻灯上绘着的伊瓜苏大瀑布,结果迷了路。



“终日在一起好闷,不如分开一下,有机会重新来过。”
  于是黎耀辉去了酒吧做接待,何宝荣消失在了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人潮。
  夜幕下的阿根廷,探戈的音乐未免太过喧嚣,黎耀辉点上一支烟,看着被阿根廷的同性恋者簇拥进酒吧的何宝荣。繁华的阿根廷,探戈酒吧门口的长街,把昔日的恋人隔得那样远。



“你叫我来干什么?示威?奚落我?”
“我只想你陪我一下。”
  何宝荣这样小心翼翼,褪去了平日的痞气——你骂我也好,我太久没听到你的声音了,这里没有人跟我讲粤语啊,我想你陪陪我。
  布宜诺斯艾利斯的风,北上的寒流,过际的黑尾鸥,二人相拥而舞的小厨房,见证了黎耀辉浮于表面的倔强,何宝荣沉于心底的不羁。


 


“你去过瀑布了吗”


“还没有啊”


“等我康复我们一起去吧”


  说好要一起旅行,大概是分分合合的二人一直坚持的任性吧。黎耀辉对何宝荣无微不至的照顾,对何宝荣脾气的容忍,对何宝荣那份放在心里的炽热,是因为他太害怕何宝荣再一次离开了,所以他藏起了何宝荣的护照,任其打骂也不肯归还。



“你可知你很像一个人”


  小张说,黎耀辉是他在这里唯一的朋友。于是他看着黎耀辉,看着他天天和何宝荣通电话,看着他买醉,也只能是说一句,我感觉你不开心。小张之于布宜诺斯艾利斯,是个匆匆过客,只是巧遇了黎耀辉,让这个地方被赋予了特殊的寓意,而不是他脚下大千世界的一隅。


  飘来荡去,布宜诺斯艾利斯于他的最后一丝温热,也只是临别之际和黎耀辉的拥抱。


  毕竟有些人,一辈子也许就遇到这一次。



“我以为我和何宝荣不一样,其实寂寞时候,谁都一样。” 


  黎耀辉穿梭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街头,拨通了打往香港的电话。


  很多东西我想通了,这一次我不想怕你离开我,是我要离开这里了。


  灯上的瀑布在闪烁着,好似走马灯。交错着阿根廷的夜,和世界另一头反转着的香港的日夜。



  何宝荣在黎耀辉的公寓里,把他的烟一包包放好,将门房大开着等他回来。可他抱着被子哭得再怎样无力,公寓里在没有能让他任性的黎耀辉,再也没有生着病给他做饭的黎耀辉,没有任性的藏起他护照的黎耀辉。


  他要去哪里呢,他不知道。


  黎耀辉到了伊瓜苏,他觉得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瀑布混杂着泪水,冲洗着这一切。他的下一站是台北,然后回到香港。


  未来怎么样呢,他也不知道。


  小张在USHUAIA的灯塔留下了录有黎耀辉哭声的磁带。世界尽头的云很美,冷冷的海水会带走每个人留下的不开心。返程到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他,见不到黎耀辉,于是带着有黎耀辉的记忆,继续在世界游荡。 


  下一站,是哪里呢。


  


  一年复一年,今年十四年,耳畔还是Leslie轻轻唱着“愈是期待愈是美丽”。
  二十年前,王家卫说“爱情之中,没有男与女,只有两个人。”
  二十年后,大部分同性恋群体在各国得到尊重,台湾的同性恋婚姻也即将合法化。


  


  来日方长,不要辜负了这春光。


                                                                                                          A.K.


                                                                                          2017年5月30日









评论

热度(18)

  1. 曦_VickyAn#3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