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_Vicky

摆渡人Chapter5~8

Chapter 5
Harry已经睡着了。
一个熟睡的救世主,没有魔杖。简直毫无防御。这对食死徒来说是多么千载难逢的机会。看着Harry,Malfoy苦笑了一下。
但还是眼前的事情要紧。Malfoy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回想着这几天来发生的奇怪的事情。
首先,这个男孩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连名带姓,一字不差。这不对,前几分钟他的脑海中才浮现出这个名字。而且看起来这个男孩认识自己?这是绝对不可能啊!还有提早到来的摄魂怪…再加上自己对这个男孩意外的上心。什么时候开始的?看见那双翠绿的双眼的时候还是他犯蠢的可爱样?等等,什么,他刚在想着这个救世主很可爱?…
越来越多奇怪的事情接连发生。事情已经渐渐脱离了它应有的轨道…
今天的天不同于前几天。前几天就算是没有晴空万里也有些许阳光,而今天的云几乎完全遮住了太阳的光辉,云层看起来要压向地面,异常地压抑。
这令Harry的心情更加糟糕了。本来他就一直都在懊恼没法救助火车上的其他学生,现在他还有点纠结于Malfoy有时透露出来的温柔还有自己对他莫名其妙的奇怪想法。还有Malfoy始终不肯告诉他到底怎么回事,可是现在也只能跟着他,这令Harry十分恼火。再加上这该死的天。简直糟糕透了。
今天还要赶更远的路。
“走快一点疤头,今天的摄魂怪会更多更强大。”Malfoy在前边喊着,但靠着他们走在碎石路上脚步肯定会踩出沙沙的声响,他意识到Harry在他后头停住了。他转过头,静静地看着Harry,眼中不含丝毫情感。
“你只告诉我这些什么有的没的却从来不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受够了Malfoy!我不是你的提线木偶!”Harry吼道,“至少我应该有权知道到底什么情况?!”
Malfoy走回到Harry的跟前,依着身高优势他仍是高傲地抬着下巴但是却俯视着Harry,不知道Malfoy是不是刻意将两人的距离靠得如此之近,Harry都能感受到Malfoy温热的鼻息,还有自己血液莫名的沸腾和滚烫,心跳忽然加快了速度,脑内嗡嗡直响。Malfoy直勾勾地盯着他,银灰色的眸子中只有冷漠和不屑。
似乎过了有一个世纪那么久。Malfoy终于该死的回头继续赶路,但转身之前还不忘向Harry挑了挑眉。威胁,不屑。但是Malfoy总算滚开了。Harry微微喘了几口气,他不知道自己刚刚是怎么了。但他仍是继续快步往前走去。
后来的路程二人都不曾再交流过。直到——
Harry注意到自己呼出的气息在空气中化作雾气,一股寒意渐渐地逼近。但手腕处传来的温度又让Harry瞬间脱离了刚才的寒气。Malfoy紧握着他的手腕。
两人相视一眼,二人同时撒开了步伐一起往前疯狂地跑着。周围传来摄魂怪的嚎叫,从左边、右边、身后…今天的摄魂怪至少是有昨天的三倍。它们从四面八方聚拢而来,将Harry和Malfoy团团围住。疯狂而喜悦的嚎叫肆意地扫荡着这荒野之地。
“往前跑,突破包围圈就是要去的屋子了。”Malfoy的手仍紧紧抓着Harry,但他的目光却警惕地看着眼前的摄魂怪。他紧皱着双眉。突破包围圈说着容易做着难,况且没有智商的摄魂怪能如此有序地包围住他们,只能说明… …
“孩子们你们要去哪儿啊?”Harry转过身,盯着出现在他们身后的“人”——如果他能姑且算人的话。而Malfou选择背对着他,瞪着摄魂怪们。眼前“人”矮小还秃顶,他像老鼠一样尖尖得脸已经半腐烂,身上留着干了的血迹。还有… …他少了一根手指。
小矮星彼得。
Harry刚要喊出这个名字,一个摄魂怪猛然穿过他的身躯,令他疼痛不已。Harry看到彼得扯出一个假笑,对他挥了挥手后慢慢消失。而摄魂怪们则开始了它们的进攻。
它们不再只是一个一个轮番而来,而是一口气,三四个一起扑来,吸食着欢乐,把Harry往地下拽着。
往下。往下。往下。
纵使Harry的意志再强大,他的双腿在摄魂怪的猛烈进攻下,渐渐支撑不住了身体,一点点弯曲,弯曲。眼前的景象越来越模糊,哭泣声、尖叫声刺激着他的耳膜,大战时的场景,亲友的尸体,在他眼前闪过。
摄魂怪似乎是想要休息一小下。趁着空挡,Harry努力让自己清醒过来,他已经跪在了地上。向前走!Harry在内心冲着自己吼到。他的手抓着地上的大石块,一点一点地让自己前移。每一次的移动,石块都会在他的手上、腿上留下一道新的伤口,但这带来的疼痛远比不上摄魂怪带来的。摄魂怪又一次发起了攻击。Harry伸直了他的手,想要紧紧抓住石块,但他的力气也越来越少了。
往下。往下。往下。
“Harry!!!”充满了恐惧和不安的呼唤。
“呼神护卫!”一道白光射出,化作一只牡鹿奔跑着,驱赶了紧靠在Malfoy和Harry周围的一些摄魂怪。但也只是在他们旁边的那些而已。
驱赶完他们周围的一些摄魂怪后,牡鹿开始往着小屋的方向跑着,牡鹿走过的地方,摄魂怪只得暂且推开,为两人让道Malfoy抓过Harry把他推向牡鹿奔跑的方向,自己也跟着跑去。守护神兽的驱赶并不是完全赶走了摄魂怪,况且还有这么多的摄魂怪。很快,摄魂怪们开始追逐着他们。尖叫着,为被驱逐而愤怒,为逃跑的猎物而愤怒。
小屋!
Harry撞开了屋门,因为惯性踉跄了几下才站稳。转身却看见Malfoy站在门口,惊恐的眼神看着Harry。摄魂怪拽住了他。
“Malfoy!”就在Harry跑去伸手要抓住他时,Malfoy被摄魂怪拉去,顺便狠狠地关上了屋门。
“不要做蠢事疤头。”银色的牡鹿围着Harry转了两圈之后,跑了出去。
Harry再次拉开门,摄魂怪已经全部消失,Malfoy趴在屋门口前,身上满是伤痕。
Malfoy醒过来,眨了眨眼。他盖着舒适的被子枕着柔软的枕头,旁边就是温暖的火炉。
“Malfoy…”
未等Harry说完,他颤颤巍巍地举起自己的一只手对着Harry。
“你在干什么??”
Harry的伤口几乎被治愈,而Malfoy吐出了一口鲜血。
“Malfoy你干了什么?!”Harry的语气中带了点恼怒。
Malfoy只是静静地看着他,这让他有点想起大战时Malfoy递给他魔杖时看着他的神色。忽然,Malfoy笑了一下。没有嘲讽的意味,也不是Malfoy式的假笑。他就是,笑了一下。他的手抚上Harry的脸庞,手指轻轻地摩擦。Harry想要躲开,想要拍开Malfoy无理的手,但是他没有。
“叫我Draco,Harry。不要再叫我Malfoy”
“Mal…好的,好的Draco”让Harry叫一个和自己敌对了六年的人的教名,Harry并不能马上完全地接受。“不要再闹了。”
Malfoy叹了口气,手下了自己的手,缩回被子里。“你想问什么,你问吧。”
“你说什么?”
“混蛋哈利破特有问题快点问!你不会再有第二次机会!”
“呃…”Harry焦虑地看着Draco,犹豫了片刻后,说到,“那个人。是小矮星彼得?”
“是。但他已经不是个人了。他是具丧尸,掌管一部分的摄魂怪。多亏了他才有如此井然有序的包围圈。”
“他死了吗”
“没错”
“所以我死了吗?”
“你说什么?”
“我死了吗?”
Malfoy沉默了几秒后,回答道“没错,你是死了。”他顿了顿,观察着Harry的反应,但对方只是示意他继续说下去,“我是你的摆渡人,负责护送你到终点,离开这个地方。这儿的环境其实一定程度上反应了你的内心。
前几天你的心情并没有那么糟糕,所以我们还能看见明媚的太阳。今天,可能是因为昨天第一次遇到了摄魂怪?或者你的巨怪脑袋在瞎纠结什么,天气就变阴沉了。
还有这些房子。它们是安全屋,一切攻击我们的生物都不可能进的来。但它们还是反应着你的内心。第一天的屋子,外表坚固,里面却寒酸。正如你一样。但还好还有两盏灯。而随着一天天过去,你越来越适应这里,屋内的家具也相应的越来越宜居。”
Harry低着头,沉思,“你…一直都坐着这些工作吗。护送死者什么的。”
“嗯,没错。当我要护送一个新的死者的时候我读取他们的记忆,然后会变成一个能令他最安心的样子。名字也应当是我自己想出来的。我搞不懂为什么你会知道。”
Malfoy的样子会让自己安心??那真是见鬼。还有…既然他都看过我的记忆,怎么看有看到他自己的?但Harry决定暂且不问这个问题。
“好吧,晚安Malfoy。我去睡觉了。”
“愚蠢的格兰分多,你说你都死了,还需要睡觉?!”
Malfoy这么一说,Harry才意识到自己确实不困。只是在经历了和这些高级摄魂怪的斗争后,有些疲倦。
“前几天你还会想睡只是因为你的习惯。潜意识告诉你,你应该要睡觉了。其实你并不用。就像你不用吃饭、喝水一样。你毕竟是死了。”Malfoy说完,转头看向Harry。
却看到了一个坐在椅子上已经睡过去了的救世主。
啧。睡相真丑。

------------
Chapter6
他在荒野上行走着,一种奇妙的感觉指引着他,带领着他往前走。沿着河流往上,是一片树林。在这荒野之上,能看到这么片树林,绝对是让人耳目一新。快速地穿过一棵棵树木,树林中央的空地上立着一间木屋。本能告诉他,他不应该走进这个屋子。但有一股力量控制着他,他直直地往木屋走去。
“吱吖”推开木屋的门。只有一点光源照亮着这儿,这个光源随他目光的移动而移动。眼前是两排长长的架子。两排架子中间空出一条走道。架子上摆满了各种各样奇怪的东西,但能判断得出,上面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八成都是黑魔法物品。
从两排架子中央一直往前走。
“Harry”熟悉的声音在耳旁响起,飘渺而略失真,来自走道的深处。
他加快了往前的步伐一直走到走道的尽头。
一个黑发的男人被绳子紧紧绑在了椅子上,他的脚下有这熊熊火焰烤着他的双脚。男人抬起了头。
小天狼星。
男人带着求助和幽怨的双眼看着眼前的人,动了动嘴,想要说话,但是他的嘴唇上下粘合无法分离。
他渐渐地向后退去,退去。
“天狼星!天狼星!”他不想就这么离开,天狼星对于他来说如同一个父亲,他不能就这样抛下他不管!
“天狼星!”
“Harry!Harry!”有人在呼唤他,轻轻拍打着他的脸。
“唔…Mal,Draco。”Harry努力睁开了双眼,看清了眼前的人。他还在喘着气,Harry晃了晃自己的脑袋,站了起来。他感觉自己汗涔涔的。
“嘿,你没事吧。”Draco的声音异常的温柔,他递给Harry一个毛巾(安全屋的家具已经完备到连毛巾都有了),“你刚才一直在大叫。做噩梦了?”
向Draco先道了谢,他边擦拭着边回想着。几个词在他眼前闪过。
树林…木屋…天狼星…
“小天狼星!”Harry叫了起来,将毛巾随意扔在了椅子上,“走吧走吧,Draco。我知道怎么走!”Harry说着就要往门的方向走去。
不对。Harry冷静了下来。说不定是个陷阱。四年级的时候他已经被骗过一次了,就是那一次,害死了他的教父,和他重聚不到一年的教父。但我不是已经死了,何惧再死一次?万一天狼星确实在里面,他不能失去解救他的机会。他回头看了看Draco。
“走之前你不想解释一下吗”金发男孩慵懒地拖长着腔调问到。
“先走吧Draco,路上慢慢和你解释。”
Draco疑惑地挑了挑眉,没有再说什么。
“所以你,如此激动地蹦哒蹦哒跑过来就为了你做了一个梦?”Draco的脸上并没有展现过多的表情,但内心却是充满了焦虑疑惑和警惕。Harry忽然睡着又起来告诉自己要去一个木屋救自己的教父。这简直就是荒谬到了极点。
“木屋就在树林的中央。”Harry并没有回答Draco的问题。他当然知道Draco肯定觉得自己荒谬极了。而此刻他们就站在树林的外面。
在树林的正中央会突然空出一片地有个木屋?而这自己竟不知道。Draco对此事更加的怀疑,但他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继续跟着Harry往里头走着,不时警惕地环顾着四周。
推开木门,里面漆黑一片。Draco变出了一个小光球照明。和Harry梦境中的一样,眼前是两排架子和空出的走道。
Harry想要走快一点,可是负责照明的Draco边走边在欣赏着架子上的物品。匈牙利黑面镜、兔舌盒…都是极危险的黑魔法物品。还有很多叫不出名字的,但是Draco还是能感觉到其中强烈可怖的黑魔法。强烈到足以用这些东西去杀人。这一切都在警示着这里是个多不安全的地方。纵使这也是间安全屋,怪物们没法进来。他就该阻止Harry来到这个地方,而不是发挥他伟大的救世主精神。
等等,这是拉文克劳的冠冕,还有斯莱特林吊坠。这都是…魂器。Draco忽然意识到什么,转头,却发现旁边的人早已不见。“Harry——”Draco的声音渐渐消失在尽头,没有回应。Draco心里一紧,忽然有些慌张,拔腿往走道深处跑去。
另一边,偷偷溜开Draco的Harry快速地往前走去。虽然没有了Draco的发光小球在旁边照明,但是Harry的双眼渐渐适应了黑暗。他还在不停地走着,这条路比他印象中要长很多,他明明记得在梦里他一下子就到了尽头。但是这些都不重要,他只要找到小天狼星…
忽然一股力量把他推倒了架子上。Harry感觉自己的额头被什么东西刺到,传来一阵刺痛。Harry重新稳住自己的身体,伸手摸了摸额头,不出所料地摸到了些液体。果然是流血了。好像还是在那个闪电伤疤的地方。Harry摇摇头,也没仔细看过那个刺伤自己的东西,继续往前走去。
终于来到尽头。但却只是空空的一面墙。没有天狼星,甚至没有梦中的那把椅子。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Harry往后退了几步,但是就在他后退的时候,他感到了自己仿佛在翻滚,天旋地转,重心往后倾着,轻飘飘的,他满满闭上了双眼,重重倒在了地上。
“Harry——”
等Draco终于跑到了尽头时,他看见黑发的男孩背对着他,应该是紧盯着墙壁。而且,这里没有天狼星。
“Harry?”Draco试探地叫到,实际上他紧张得心砰砰直跳,直觉告诉他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不好的事情。
男孩转过身,勾起一个毫无温度的笑容。“小Malfoy。”眼前的这个男孩的眸色不再是翠绿而是一片猩红,目光凶狠而冷酷。但他的。样子仍是Harry Potter。Draco注意到他的伤疤上凝结着血块。早上,甚至是刚到木屋之前,Harry的伤疤都还是干干净净。
Draco忽然想到刚才看到了纳吉尼的蛇头。蛇嘴大张,露出尖牙,带着些血迹。有个传说,伏地魔的灵魂并没有完全被杀死,还有几丝灵魂残留在他的魂器中。难道说纳吉尼的牙正好刺到了Harry的伤疤,而伏地魔该死的灵魂。正好藏在纳吉尼的牙中?
假设这成立,那么面前这个人就是——
“你好,Voldemort。”

Chapter7
Voldemort伸展了下Harry的躯体,缓慢地说到,“不得不说,不愧是救世主。我现在能感受到他的魔力,十分的强大。唯一不足的是——”Voldemort翻了翻Harry身上的口袋,“啊断掉的魔杖”他举着Harry的两节魔杖,看样子在细细端详着,“冬青木带着凤凰的羽毛做的杖芯。可惜。太可惜了。”他轻轻抚摸着魔杖,叹息到。
Draco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但同时也飞快地思考着。他的魔力本身并不能和Voldemort匹敌,再加上魔力限制,施展太强大的魔法也会使他耗尽所有的力气。一击致命才能保证自己的安全。但这样,绝对也会伤到Harry…
“怎么办呢”Voldemort自顾自地念叨着,沿着架子慢慢地走着,他的手一个个抚过架子上的物品,“小Malfoy,你来帮我找找?”
“我认为我没有这个义务”Draco冷冷地答道。有什么咒语能够踢除魂片??Draco只知道有一处的清泉可以做到消除外来的魂片,但那个地方十分难觅,再说,他在Voldemort的眼皮底下,难以逃跑。
“我知道你很有个性,但是你已经超出我的预料了,小Malfoy”Voldemort停了下来,转身看着Draco,他的眼中充满着愤怒——对背叛的愤怒,“先不说你在此帮助这个Potter。在大战中不顾一切地奔向救世主的拥抱,真是让人印象深刻。”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Voldemort没有理会他,继续往前慢慢地走着。看着Voldemort抚摸着这一个个黑魔法物品,Draco忽然意识到了他要做什么,但是也想起,也许这些黑魔法物品可以助他一臂之力。他在后边也慢慢地往前走着,仔细看着架子上的东西。
“后来,我忽然想起来,你的父亲似乎在很早以前跟我提到你对救世主有种特别的情感。我一直以为那是厌恶,毕竟你总是对Potter恶语相向,这是种很好的情感小Malfoy。可是你对救世主的情感并不是这样的。”
Draco感觉自己的脑袋忽然一阵疼痛,一些散随的片段闪过脑海。列车上他朝着一个男孩伸出了双手…飞起的纸鹤…亲吻黑色的长袍…
“爱啊,这种不切实际的东西。并不是种好东西。”Voldemort停下了脚步,背对着Draco,手中在摆弄着什么,发出了一阵白光。等白光渐渐地消失,Voldemort转身,手中握着一支完整的魔杖。“它会置你于死地。我希望你好好地学习这一课。阿瓦达索命!”
Draco往后跳了几步,挥了挥手,架子上的物品掉落下来,咒语击在上面冒出滚滚黑烟,还有骇人的尖叫声。Draco往回跑,穿过架子见的缝隙到另一条走道,他抽出自己的魔杖,隔着架子向Voldemort甩着咒语。
Voldemort低吼着,“除了爱,我更不能接受的是背叛!”他追上Draco,向着他施着毒咒。
Draco边跑边将架子上的东西往后扔。咒语若是击中这些带着黑魔法的东西也许能拖住那个疯了的男人几秒。但这总是有限的,Draco灵巧地多过几个咒语后,一道光擦过他的手臂。瞬间,他的左臂膀像被火烤的一般刺痛,留下一道伤痕,不住地流着血。
不能杀死他,不能杀死Harry…没有清泉可以逼走魂片…树峰的牙、倒挂镜、死神的戒指…这都啥玩意儿?!Draco往前跑着。再绕过一个空隙。这个Voldemort只是个魂片,而Harry的灵魂也还在他的躯体之中。只要让Harry能够控制住他该死的叛逆小魂片,那就算成功了。
“Harry!控制住他!他只是个魂片!”Draco往后甩了个统统石化,但很显然没有击中。
除你武器!
Voldemort甩掉飞来的咒语,向前又扔了几个死咒。“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吗小子?!还不领悟?”
“Harry Potter!你个大傻逼!你看你救了这么多人,你现在居然被黑魔王控制住要去杀人了!你开心吗?!你个打败了Voldemort的人居然敌不过一个魂片?!”
“你以为你能成功吗?”Voldemort狂笑了起来,“没有爱,没有背叛。可是你两个都没做到。”
“Harry!”
“没有人能打败Voldemort!没有人!”
Draco把刚才变出的照明小球收了起来。屋内又变得一片漆黑,捕捉不到一丝光线。睁着眼闭着眼已经毫无差别,不知随时到来的恶咒来于何处,足以令人恐惧万分。但在此时,黑暗也是个很好的掩护。
“愚蠢的小孩子”Draco听到Voldemort恼怒地低吼了一声,随机便是一片寂静,就连一丝脚步声也没有。Draco小心翼翼地继续走着,手中紧握着魔杖。他只得在心中摸摸祈祷:
Harry…Harry…控制住自己,控制住魂片…Harry我求你了…
忽然一道光迅速地飞来,Draco猛的飞起又狠狠摔倒在地。击中咒语的部位被狠狠地撕开,血液滚滚涌出。Voldemort举着发着光的魔杖,出现在黑暗之中。“你还真难杀死啊是不是,小白貂?那我就不杀死你了,我们玩点好玩的”Voldemort渐渐逼近他,“我让你生不如死。这样更有意思。”他露出一个阴险的笑容,“钻心——”Voldemort忽然止住了,高举着魔杖,站在瘫倒在地上的Draco前,仿佛是固定住了。
Draco喘着气,忽然笑了起来,“Scared,Potter?”
Harry觉得自己迷迷糊糊清醒了过来,被困在一个狭小的房间里面。他听见了Draco的声音,但是仍迷迷糊糊着,无法睁开双眼,无法动弹。但Draco的话忽然让他眼前闪过几年前和Draco被草包教授叫起来决斗的往事。那个傲慢的少年举着魔杖,挑了挑眉对他挑衅道“Scared,Potter?”他猛地睁开双眼,房间的门被打开…
眼前的人抽搐了几下,眼里的猩红渐渐淡去,又重回了熟悉的祖母绿,“You wish”
“Harry!”Draco看着眼前的人闭上了双眼倒了下去,“Harry…”Draco缓慢移动着自己的身躯,爬到Harry的旁边,他躺在Harry的旁边,静静地看着昏过去的男孩。谢天谢地,他的男孩终于又回来了。Draco的一只手圈住Harry的脑袋,另一只手手轻轻抚着Harry乱糟糟的头发,禁不住轻轻笑了起来。给自己和Harry都来了几打止血咒之后,Draco也渐渐地昏迷了过去。


Chapter8
阳光,蓝天,树林,还有…坐在树杈上的Draco。
Harry坐了起来,身上又是盖着Draco的外套。他看看周围,印象中他夺回自己的躯体后,就晕倒在了木屋里,而现在,他呆在了木屋外的草地上。他皱了皱眉,摸了下额头上的伤疤,那儿还隐隐有些刺痛。
Draco从树上跳下来,淡淡地说道“你醒了”。说得十分轻松,仿佛刚在木屋里命悬一线的不是他一样。他走到Harry跟前,将他的魔杖递给他。“Voldemort把它修好了。”
Harry接过魔杖,在空中随意挥了几下,重新握上自己的魔杖,熟悉而安心的感觉令Harry长舒了口气。“嗯…谢谢你,Draco”
“行了。要赶路。魂片还在你脑袋里,要赶紧清掉。”冰冷的口气,没有关心,没有埋怨甚至没有他惯常的嘲讽,他只是淡淡地说着,转身上路。
Harry觉得Draco有些奇怪,冷漠得不像前几天的他,甚至连自己的外套都不要,但他决定路上的时候再好好问问他。他站起身,把Draco的外套拍了拍,好好叠好,搭在手上,往Draco离开的方向赶去。
“Draco…”Harry又一次试探性地叫了声旁边的人。这已经是第五次Harry叫他了,而Draco理都没理他。今天的Draco绝对不对头。前几天Draco就算也是一样总是摆着一副嘲讽和不耐烦的脸,但他一叫Draco绝对会问他怎么回事。
Draco忽然停了下来,转过身一手指着Harry大吼道“救世主是不是觉得自己太厉害了?!在这种地方也敢自己乱走,还只是因为一个梦!我没拦住你真是我的错。但是我觉得我也拦不住你是不是?救世主就是这么清高。你下次要是再敢乱来信不信我宰了你?!你想寻死不要带上我谢谢!”
Draco仍怒气冲冲地瞪着他,而Harry显然是被吓得愣住了一下。对,这种错误他已经犯了第二次了,上一次牺牲的是天狼星;这一次差点把自己和Draco一起都赔了进去。Harry重重地叹了口气,“抱歉Draco,我不会再这么做了。”
Draco瞪了他一眼,继续往前走。
“但是我们不是已经死了吗,再死还有什么区别?”
“区别可大了,伟大的救世主”Draco冷哼一声,“死了你就会到下面去。”
“下面?”
“对。摄魂怪袭击你的时候也会拼命想要把你往下面带。你到下面去,就有你好受的了。那些奇奇怪怪的可怕生物饥肠辘辘地等着你,特别是你的魔力十分强大,简直就是大餐。关键还是你已经死过了,它们享用着你,而你又重新变得完美无缺,它们又可以继续享用。怎么样?是不是很有趣?是不是想要迫不及待地到下面玩一玩”
“嗯…Draco,你死了之后就来这里了吗”
“大概吧,我只记得这里发生过的事。”
“以前的事——我指的是生前,你活着的事一点都不记得?”
Draco忽然想起在木屋和Voldemort对峙的时候脑海突然浮现的零碎的画面。一种不安的感觉油然而生,他感到些许迷茫。“不记得一点都不记得”Draco烦躁极了,那些画面现在忽然又在他的脑海里不断的重演,“你就不能闭上你的嘴消停一下吗?!”
好吧,Draco显然还在气头上。Harry乖乖地把嘴闭上。
Draco领着他来到了一个洞穴的入口。洞口非常巨大,高得足以让海格在这里随意活动筋骨。但里面是一片漆黑。
“从这里面穿过去就能看到净魂泉。这个冬雪,你要是还敢乱走你就别想着能够出来了。”Draco警告地看了他一眼,前进到黑暗之中。
“荧光闪烁”Harry点亮了魔杖。Draco忽然觉得自己刚边走边摸着墙以确保方向的样子蠢透了。不爽地哼了一声,继续往前走去。
到现在他们已经过了有四五个分岔路口,每个分岔都有四个方向的洞口。倘若走错了方向,真的是会迷路在这儿。
“好了这是最后一个岔口了,转过去就到了”
Harry忽然头疼了起来,脑海中有一千万个声音告诉他不应该往Draco的方向走过去,声音不断环绕着他的大脑。他看到眼前站着那个面如蛇脸光着脑袋的男人。Harry努力克制着自己,但这次的头疼得令他想要尖叫。魔杖从他的手中掉落了下去。他紧紧咬住嘴唇,手指弓起抓着自己的腿,似乎这样能分担一下他的头疼。他看着Draco在另一个入口看着他,他要追上去,但身体却想是不受他控制一样,往着反方向走去。
Draco面无表情地走了过来,一手狠狠掐住Harry的肩膀,捡起Harry掉在地上的魔杖,拉着他往原本的方向走去。到了出口,Draco几乎是把他甩出去。虽然脑袋已经没有那么疼痛但Harry还是在草地上踉跄了几下,才稳住了自己的身体。
想必外面无穷的荒野,这里宛如一片仙境。眼前的树木个个粗壮高大,苍葱茂密,想必已是在这里生存了多年。透过树叶的缝隙,几束阳光照耀下来。不时能听见鸟儿的叫声,回荡在这里。地上地青草茁壮得能没过他的脚踝。更博眼球的便是眼前的这股清泉,在阳光的照耀下,泛着闪闪的光芒。
在这里所有生物的力量、魔力都比外界高上好几倍。看起来像个仙境,危机四伏。好了赶紧办正事。”Draco蹲在泉水的旁边,“喂救世主!你能不能变个杯子出来”
Harry四下看了看,找到了块大石头。好在他变形课的成绩还不错。
Draco用石头变成的杯子舀了杯泉水,递给Harry。“一口气灌下去。”
灌下一杯泉水,听起来真的是简单无比。但是当泉水触碰到他的喉咙就感觉像是一串小银针穿过他的喉咙,再往下去,肚子一片火热,像在翻滚,有什么东西似乎想要冲出但总是走到一半又打道回府。Harry一手颤抖着拿着被子,一手捂着肚子,背微微弯曲着,看样子十分痛苦。
“至少还要再来一杯,Harry。坚持住。”Draco接下Harry手中的杯子,又去舀了一杯,“再把这杯喝下去。”Draco一手抚着Harry的背,令一手拿着杯子喂着Harry。
“Draco…”Harry感觉自己的声音是那么的陌生和沙哑,他的腿已经要失去了力量,要不是Draco架着他,他绝对会倒下。
“嗯嗯我在。赶紧喝下去。喝完就没事了。我在。”
Harry感觉头皮发麻,像有一群蚂蚁在脑袋上走着。眼前开始天旋地转。胃里不断想要涌出的东西更加剧烈。有一股滚烫的东西,从他胃里往上,划过喉咙,从他口中冲了出去。
一股黑烟带着咆哮,冲了出来,在空气中凝结在了一团,化作一颗黑色的石头,掉落了下来,Draco顺手接住。
魂片完全地消除了。
Harry虚弱地从Draco手臂中瘫软地滑下去,躺在了草坪上。
Draco把黑色的石头塞进自己的口袋里,跪坐在草地上,把Harry的一半躯体放在自己的腿上,他的一手夹着Harry的头部。借助一些他的魔力,再加上这里的环境,应该只要十来分钟他就可以恢复过来,一个活生生的救世主又可以在他面前活蹦乱跳。
但是当他发觉泉水开始结冰,树木的叶子不再随风发出沙沙的响声。他意识到这个地方不能再带下去。
摄魂怪。
他站起身,拖着Harry的躯体到了来时的洞口。摄魂怪已经漂浮在他们的眼前。Draco把Harry的躯体拉进洞穴里后,他对着洞穴上方的石块来了个四分五裂。
碎石瞬间掉落下来。堵住了入口。洞穴又变得一片漆黑。Draco 又一次变出了他的发光小球。
摄魂怪都出来了,那只能说明该死的已经要晚上了。这石洞绝对不是个安全屋,说不定还会是某个黑暗生物的洞穴。再不走就等死吧。
但是有这么一个虚弱的救世主。
Draco微微思考了一下,把救世主扛了起来,往来时的方向赶去。
但到了洞口,一切都在告诉他已经太晚了。
成群的摄魂怪围在了洞口周围。只要它们愿意,马上就可以前来享用美食。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