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_Vicky

裁决


“德拉科马尔福,你是否承认自己是年纪最小的食死徒?”
“你是否承认自己多次参加屠杀麻瓜的恐怖事件?”
“你是否承认…”
我低着头,站在审判庭的中央,一句一句地答应着那个脸黑如煤炭的审问官的无聊审问。说真的,威森加摩的人品味都这么让人恶心吗,紫红色的长袍,紫红色?!设计长袍的巫师脑袋是塞满了紫红色芨芨草吧。
审问官还在不停地审问,我都懒得去听到底是什么罪行了,随意答应着。就算是否认那又有什么用,就算你完全无辜,全世界的人都想你死的时候,你还有什么希望活着——况且你又是伟大的救世主除了伏地魔外最大的死对头。
审判官终于该死地不再唠叨了。
不对,这阵沉默太过长久了。
我抬头,——如果能重来我绝对会后悔这么做,该死的黄金救世主就站在审判庭的门口。所有人都看着他。他就是有这样的魔力,世界都会因他沉默,所有人都会聚焦在他的身上。因为他是所有人的太阳,所有人的救世主,所有人——除了我。
我对上了他的双眼——那是多少天的日思夜想。无论看几次,那双翠绿的眸子总会让我心头一振,像有柔软的羽毛划过肌肤最后碰触到我的内心。最算现在我还是会沉沦其中。我能感受到在他看似平静的眼神之下,燃烧着复杂的情感。
我只想知道他还记不记得当时在黑湖旁他说的他喜欢我,记不记得在禁林幼稚的捉迷藏,记不记得魁地奇球场上的追逐,记不记得在星空之下的吻,记不记得他说他会做我一个人的救世主… …
“哈利?”红发的小韦斯莱也闯了进来。
威森加摩的秩序就这么的随便?还是说伟大的救世主和他的小女友有特殊的权利?
这该死的才是我的裁决吧。
啊伟大的救世主。
伟大的哈利波特。
我把头转开,我德拉科马尔福最不想看到的人就是哈利波特。
“啊,啊”救世主磕磕绊绊地瞎扯淡,“我,对不起,我走错地方了。你们继续审问吧,抱歉。”
“嘭”威森加摩的门又一次关上。
“咳”煤炭审问官慢悠悠地说着,“那么现在大家举手表决”
“全票通过。德拉科马尔福,死刑。”
裁决丝毫不出意料,但我仍是想大骂一声——
该死的破特臭大粪。

———————
最后一句其实很破功啊😂不,其实我觉得很多地方都很破功……
啊那啥威森加摩怎么玩的忘了差不多了,只记得有审问官啥的,大概就随便编了一下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