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_Vicky

【德哈】I loved you

Ⅰ.
我曾爱上过你;

“我自己能明辨是非,谢谢你的好意。”
那个男孩就这么冷冷地拍开了他伸出的手。
那个男孩——大名鼎鼎的哈利波特并不知道,当他发现哈利波特就是他在摩金夫人店中遇到的那个男孩时,自己是有多惊喜。在摩金夫人店中的那个头发乱糟糟的男孩也不知是哪里迷住了自己,竟使自己产生强烈的主动去结实他的想法,不为利益,只是想…交个朋友——如此不马尔福!直到来到这车厢前,还不断地想念那个长袍店的男孩。
然而现在的内心只被愤怒所占据。也许…还有一点不甘和失落。
“如果我是你的话,我就会多加小心波特。”他一字一顿地说,他的双眼紧盯着波特,希望看出波特脸上哪怕是一点的懊悔或者是一点想和他交朋友的想法。然而回报他的只有满眼的愤怒。“我们走!”

“高尔你就不能闭上你愚蠢的嘴吗?!”
“克拉布你是想死吗?还是你的大脑真的已经和巨怪一样了?!”
回到包厢的克拉布和高尔并不明白为什么眼前的马尔福少爷竟会如此愤怒,而他们也只好乖乖安静地坐在他的对面,低着头受着教训。
然而,和克拉布与高尔一样,他也不知为何自己会因一个波特的拒绝而如此愤怒至极。

Ⅱ.
即使现在我也可以承认,
我那爱情的火焰里余烬未熄;

他又一次在课上走了神。只要那该死的格兰分多和他们同堂,他就总是不自主地看向格兰分多愚蠢的救世主。他愤恨地想着,随手用羽毛笔在纸上乱涂了点东西。
我只是想找找看圣人波特又做了什么蠢事!这些把柄一定不会让他好过。
他又不自觉地看了一眼波特。
自从一年级,哈利波特拒绝了他伸出的手后,他就开始处处找着救世主的茬。一开始,他觉得只是一种报复。后来…他却不那么确定了。他越来越觉得挑衅波特是如此地愉悦——在这个时候,哈利波特的眼中才有他,而且,只有他。
“德拉科,你在画什么?”克拉布探过他巨大的脑袋来,“这是…哈利波特?”
他定下神来,仔细看了看桌上的纸。哦梅林在上,他居然画了个骑着扫帚的哈利波特?!他咽了咽口水,与此同时却感到自己的脸颊开始火热起来。
“咳,你待会看好了。”他古怪地轻咳一声,别过脑袋,试图挡住自己微微发红的脸。
等他再次转过身时,那张纸已经变成了一只小巧的纸鹤。“看好了,克拉布”他对着纸鹤轻轻一吹,纸鹤便翩翩飞起,降落在了波特的手中。
“我的天,德拉科,你这招太棒了!”
他无心理会克拉布的称赞,波特给他的那个警告的眼神,已经要让他浑身振奋,飘飘欲仙。
我快要上瘾了,我的波特先生。

Ⅲ.
我因毫无希望而默默无语地深爱过你,
忍受着那人尽皆知的嫉妒和怯懦所带来的痛;

第二次!他靠在消失柜后绝望地想着。而且都是在这该死的有求必应屋!
第一次是为了抓捕波特愚蠢的D.A.。透过门缝,他看见了波特和一个拉文克劳的女生。他本想推开门,当场抓住这两个D.A.成员给那个老蛤蟆乌姆里奇,却发现他们头顶开得正旺的榭寄生。他感觉他整个世界晃动了几番,弄得他连连后退,最后跌倒在地。仓皇地站起,逃离,完全忘记了抓捕的任务。
第二次,就是该死的现在!在消失柜的另一边,伟大的圣人波特整个他好哥们的妹妹如胶似漆!
他感到自己的脖子犹如被人掐住。自虐式地用手指划着自己的皮肤,似以剧烈的疼痛来抑制自己冲到韦斯莱的面前给她几个钻心咒。
他已经给自己抓出了几个伤口,鲜血流淌出来。他的心脏犹如受钻心咒疼痛——不,比钻心咒还要痛苦!连黑魔王的钻心咒远不如此。

波特和韦斯莱终于从有求必应屋里滚出去了。他嘲讽地笑笑,继而又变成了放声大笑。为自己的胆怯,为可悲的命运,为这无望的爱恋。
笑声回荡在有求必应屋里,他的双眼已如绝望的死水,清风也不能再吹起一丝涟漪——更何况它的清风就是让它变为死水的罪魁祸首?

Ⅳ.
然而不要再让它给你造成痛苦,
我不想再让你受伤。

他看着那双眼眸,那样翠绿,如那绿宝石般。不管他的面容变成什么样子,看到这双眼,他就能认出来。他悄悄舒了口气,心中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下——多少个白天,他在伏地魔的恐惧之下仍担心着眼前这个人的生死安危;多少个夜晚,这个人被人所杀的噩梦将他从沉睡中生生地拽醒,再送上无尽的心痛,绝望,担忧。
但是,这个人还活着。大难不死的男孩还活着!如黑夜中看见晨曦的光芒,如茫茫大海里的方向标,如黑暗里的一盏明灯。他看到了他的希望,他的太阳,他的清风。
他的父亲在他耳旁到底说了什么他都不清楚了,他只知道在对上这双眸子后自己又一次沦陷其中。仿佛回到几年前,在霍格沃兹特快上,他就这么看着眼前的救世主。这样。似穿越了时空。
“我不确定他是不是。”他抬头,
对着自己的贝拉姨妈说到。

Ⅴ.
我爱过你,如此温柔,如此真挚,
望梅林能再赐你一份如此的爱。

感谢我们打败了黑魔王的伟大救世主的开恩,他免于死刑,免于阿兹卡班,但是被终身没收魔杖,禁足于马尔福庄园10年。而他的父母,在战争之后被某些狂热激进的“正义分子”所杀害。
审判结束,十分不幸地,他遇上了那个小韦斯莱——她和救世主的订婚仪式即将在下周一举行。整个魔法界似乎都为此充满了粉色泡泡,《预言家日报》在倒数订婚日的到来,粉红色的彩条到处飘。可是十分不幸的是,今天,我们即将成为新娘的金妮韦斯莱碰上了他。
他把手臂压在韦斯莱的脖子上,讲她压到墙上,压低了声音略微颤抖地说到:“好好照顾好我们伟大的哈利波特,用你的全身心、像你发的每个誓一样爱他。以后你要是敢伤害哈利波特,敢伤他的心,就算我没有了魔杖,我也要你好看!”
“马尔福,你又在发什么疯?”金妮韦斯莱推开了他的手臂,用奇怪的眼神瞪着他。
“马尔福?!”他终于又一次听见救世主的声音。
他扯出一个马尔福式的假笑,走向救世主。
他无视哈利波特冷淡的面孔,只是盯着他翠绿色的双眸,一次一顿机械地说:“圣人波特,新婚快乐。”
随后,他故意撞开波特的身体,最后一次从救世主的身旁走过。
————
救世主的订婚日那天,《预言家日报》都变成了粉红色。铺天盖地地报道着救世主的订婚典礼,救世主和韦斯莱家的情缘、哈利波特和金妮韦斯莱的恋爱往事…没人注意在《预言家日报》最后一版的最不起眼的角落,有这么一则诗来自匿名——
I loved you

I loved you; 
and perhaps I love you still,
The flame, perhaps, is not extinguished; yet
Silently and hopelessly I loved you,
At times too jealous and at times too shy.
It burns so quietly within my soul,
No longer should you feel distressed by it.
Merlin grant you find another who will love you
As tenderly and truthfully as I.


The End.
————————————
*诗改编自普希金。

评论(1)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