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_Vicky

Paul Bettany个人饰演角色水仙向|米迦勒/塞拉斯同人文-净界-完整版01

白祭司:

净界


Purgatorio




白祭司




***


我是个鬼魂。


 


 


一片迷茫的白雾。他仰面躺在不知名的地方,感觉不到地面的质感,感觉不到自己的生命。


 


他睁开眼睛,坐了起来。绑在腿上的苦修带带来的痛楚已经不见,他低下头,撩起修士长袍的一角,惊讶地看到那带连同自己身上的伤痕早已消失。看了看周围环绕淹没他的白,他疑惑无言。


 


他想起自己的身体曾经被子弹毫不留情地穿过。他记得自己颓丧地倒下,在自己心爱的主人身边死去。于是,他死了。


 


他浅蓝色的眼睛迷茫又哀伤。动了动喉结,他自言自语地呢喃一句。


我是个鬼魂。




***


1


 


塞拉斯静默在白雾的世界里。他像个雕塑般呆坐,苍白无色的肌肤如同古老的大理石,他的眼神无焦,嘴唇紧抿。他知道自己生前做过了太多的不可饶恕的罪行,他杀了许许多多人。即使那样做是为了主的业在地上。即使那样做不是他的本愿。


但他又有何资格为自己分辨呢?他只不过是个丑恶的鬼魂,就算一心向主,也终究要被打下地狱。


他想起索菲愤恨的字句,像滚烫的烙印般狠狠印在他的灵魂上,“你这个刽子手,你以为上帝会认同你吗?他只会痛恨你,厌恶你,罚你下地狱,因为你是那样的可恶!”


他心肝俱裂。


 


我杀了很多人。他想到,我甚至杀害了我的主教。


我是个没有资格进天堂的罪人。我只会属于烈焰焚烧的地狱。


上帝永不会宽恕我。


 


他痛苦地闭上了眼睛,等待自己投入地狱的万丈深渊。


 


“塞拉斯。”


白雾中传来了一声陌生的呼唤。那声音虽轻淡,却清晰地传进了塞拉斯的耳朵。塞拉斯打了个激灵,他寻着声音望去,看到了一片白色中有个高大的模糊身影。


塞拉斯疑惑又警惕地望着那个身影,他轻声问道:“你是谁?”


那个身影看起来高大而伟岸,透出淡淡的高贵威严的气息,塞拉斯能感受到那陌生的目光正停留在自己身上。


“我是一直关注着你的人。”那人说。


塞拉斯听他这样说,顿时全身绷紧,紧张地开口:“那么,你是否知道了我还活着的时候都干了什么?”


“你是个痛苦不堪的灵魂,渴望解救。”那人回答。


塞拉斯的眉头紧蹙起来,他狠狠摇头,语气颤抖地说:“不,不!我是个罪人!”


他用双手抱住脑袋,在那身影面前蜷缩起来,“如果你知道我,你便清楚我都犯下了什么罪行,我永远得不到主的宽恕……”


“我知道你干了错事,塞拉斯。”那声音说。


“我杀人了。”他哽咽道,“杀了很多……包括我自己的主人。”


那人沉默了一会,告诉他:“塞拉斯,你的主教并没有死。”


他睁大了蓝色的眼睛,好一会儿才能理解那句话。他的主教还活着……他心爱的主人还活着……这对他来讲已经算是很大的安慰了。


他悲伤地闭上眼,垂下头。


“我的孩子,我知道你的心充满负罪感。我知道你曾经日夜睡不着觉,那可怕的梦魇紧抓着你,你痛恨自己,痛恨杀戮,但你又不得不这么做。我知道你为此折磨自己的肉体,渴望得到主的宽恕。”


塞拉斯听闻他说,不免心碎得流下了眼泪。


“……但我只是个丑陋的鬼魂。我只属于地狱。”他绝望地说。


 


他绝望地知道自己的审判就要来临,他等着魔鬼用铁叉刺透他的躯体,拉拽他下到烈火深沟里去。他面如死灰,认命地跪在那身影面前,颤抖地说:“陌生人啊,若你就是那要带我走的魔鬼,那么我不会挣扎反抗;我只希望我的主能原谅我犯下的所有过错,不要恨我,不要厌恶我。”


那身影忧伤地看着他。过了几秒,他说:“塞拉斯,我不会带你下地狱。那是属于真正恶人之地,背负罪行又不知悔改之人的囚笼。塞拉斯,即使你身有罪孽,主仍怜悯你,我亦向主请求过来见你。我要告诉你一些事情:你不会到地狱里面去。因为你的灵魂不至于此。”


塞拉斯吃惊不已,他呆呆地望着陌生人,颤栗地说:“我不相信……我是那么污秽!你要如何让我相信你说的是真话?”


陌生的身影看着他,他回到:“若我在你面前显露身形,那么你便会相信我的话。”


塞拉斯看到那人周围的白雾向旁边散去,一种柔和而神圣的光辉透入他的双眼。那陌生人站在他面前,身上发出天堂的圣光,他虽身披暗色的盔甲,却显得十分光明。塞拉斯看不清他的面孔,正当他惊讶疑惑之时,那光明者显现出了一对黑色的羽翼,他愕然看到那对硕大的羽翼自合上而展开,每根坚挺的黑羽舒展在他面前,流洒出如同璀璨星辰的光辉,那竟是天使的翅膀。


塞拉斯抵挡不住那圣光,打颤着瘫倒在他面前。“主啊,饶恕我……”他念道,抬头虔诚又畏惧地看着那天使,他说:“请原谅我的粗暴,我不知道天父的儿女已来到了我面前!天使啊!我实有罪。但您告诉我,主怜悯我,我不会进入地狱。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我的孩子。”天使说:“你的痛苦和自责我主知晓,他怜悯你,而我一直在天上看着你。我能尝到你的苦痛,我为你的苦痛而流泪。如今你离开人世,无处容身,你本该因杀戮而落入地狱,但你的灵魂本性善良单纯,你的信仰忠贞,你渴望主的爱,渴望宽恕。主因此赦免你,吩咐我带你去你应去的地方。”


“……我应去的地方?”塞拉斯疑惑道。


“跟我来。”那天使伸出手来,示意塞拉斯握住它。塞拉斯战战兢兢地伸手握住天使的手掌,他感受到一股沁人心脾的温暖。天使牵着他的手,带着他在迷雾中前行。他不发一语,心怀敬畏地跟着。


他们走了许久,突然前方隐隐约约出现一座孤立着的大山。塞拉斯心一抖,似有预感地望向身边的天使。天使开口道:“塞拉斯,如你所见,前方是净界山。这里是犯有过错者改过自新的地方。在这里,恶者趋于善,迷茫后悔者蜕变获得新生。你暂且来这地方,修炼身心灵魂。等到你通过考验之日,你便成为完全纯洁之人,获得资格成为天国的一份子。那时我便会亲自前来,接你上去天堂。”


塞拉斯闻言,泪水自眼眶里涌出,滑落过刚毅的脸颊。他颤抖着嘴唇想感激天使和主,却说不出话。天使伸手轻拭去他的眼泪,轻轻地说:“我感受到你的欢喜和感激。你本就应得此机会。那么便去吧。我会时常从天上下来,前来看望你。”


他点点头,天使便隐去了身形。塞拉斯用袖口抹了一把脸,迈着坚定的步伐朝净界山走去。




2


 


他望见那不远前有许多的人影,白雾渐散,他这才发觉自己竟行走在海上。前方有许多灵魂,他们自觉排成一队,一个接着一个进入净界山。净界山的大门前守着一对天使,其中一个手持大天使长撒拉弗的钥匙,他示意灵魂一个一个进入,并且记录下他们的姓名。另一个天使手中握着剑,在灵魂额头上刻下七个P字母,代表撒旦给予人类的七宗罪。灵魂每当通过一次重大的考验,就会有一个天使消去他们头上的一个字母。净界山共有七层,山顶上便是刚刚通过全部考验、将成为天国之子的灵魂等候之地。因此,每一个想重获新生、归于天堂的灵魂,必须在此刻苦磨炼,通过全部七次考验,方能实现愿望。




塞拉斯走向排队的灵魂们。他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的行动方便轻松了很多。不仅是因为苦修带和一身伤没有了,还是因为他此时的心情格外地期待雀跃。他刚受到了天使的鼓励,这鼓励是他宁可粉身碎骨换来的,于是他现在特别地激动,也特别地满怀希望。




他很安静地排在人群里,随着进度一点一点向大门走去。就快要轮到他了,他看着自己前面的一个灵魂因为天使在他的头上刻字而痛得龇牙咧嘴,而那位手持钥匙的天使平静地安慰他说,“耐心。”然后便放他过去了。




塞拉斯有点畏畏缩缩地走到两个天使面前。他们是多么美丽神圣啊!他羡慕地想着,而自己却是个那样可怖的恶魔。




那两个天使察觉他胆小,便用柔和的语气招呼他走近到身旁,塞拉斯照做了。




那个记录的天使问他:“告诉我你的姓名是什么?”




他顺从地回答道:“塞拉斯。”




那天使听到便说:“这想必不是你的真名姓。”




塞拉斯说:“我没有姓名。就算有,我也早已忘记。我这个名字是我的主人艾林葛若萨主教给我起的,他待我如同亲生父亲待自己的孩子一般。”




天使点点头,“我明白了,‘塞拉斯’。那么,你便走过去吧。”




他便走到那个持剑的天使面前,那天使说道:“你要耐心。”




他便持剑在塞拉斯额头刻下了七个字母。他惊讶于这个看似畏缩胆小却在他的动作下不发一语安稳不动的白化病人,于是他说:“我的孩子,你有温顺的秉性。温纯,是七美德之一,愿主保佑你通过所有的考验。”




塞拉斯的浅蓝色眼睛里便有了非常欢喜又虔诚的光芒,柔和而单纯,像个得到了糖果的孩子般高兴。那两个天使见到了,无不受他感动,便默默在心底感叹他的忠贞,并祝福他最终得主怜爱,升上天国。




塞拉斯终于进入了净界山。他四处张望着,瞧见到处都是自然的草木花鸟,有不少灵魂漫步在他周围,像在谈论着什么;还有一些聚成一圈,彼此闲聊着彼此生平。他默默找了个不起眼的树荫坐下,想着这里他孤零零一个人,又没有人会同他这样一个白色的鬼魂接近,他顿时不知所措起来,不知道自己将会如何。




正当他一个人闷头苦想的时候,他听到旁边有人在对他说道:“你是新来的灵魂?”




他吓了一跳,望过去,看到一个年轻男子的灵魂正好奇地趴在树干上盯着他。那男子看着年纪没有他大,有一头卷曲褐发和一对棕色的眼睛。他冲塞拉斯微笑道:“你好,我叫卡洛斯。我也刚来这里不久。”




塞拉斯有些无措地面对着他。他从来没有主动跟人交谈过,只得说了自己的名字:“塞拉斯。”




“噢,塞拉斯,这名字很特别。”幸好卡洛斯很擅于交谈,不知不觉他自己就讲了很多话。“我是两个月前到来的,我在这山的底一层逛了一圈,这里的环境虽原始也还算不错。听别人说,每通过一层山,环境就会美丽一分;而山顶上的地上乐园,就可以算是第二个天境了。”




见塞拉斯很认真地听着他讲话,脸上流露出不禁的向往之情,卡洛斯不由得笑了,他又说:“不过,我也听人们这样说,要通过的考验,一个比一个难。至今为此,能够净化自身,通过所有考验,回归天国的灵魂,还寥寥无几。”




塞拉斯听闻,沉默了一会儿。卡洛斯以为他要说什么,他却回应道:“我愿意为了重回主的怀抱,付出一切我能付出的,尽我全部的力而为。”




卡洛斯闻言便笑,“不想你看上去这么古怪孤僻的一个人,竟有如此坚定的登上天堂之心,实在是令人敬佩!我虽没见过你这样的人,刚开始还以为你是哪里来的古怪鬼魂呢。”




他又看了塞拉斯两眼,问道:“我是否可以问你曾经犯了什么过错,以致你这么虔诚的信徒,却没有升上天堂呢?”




塞拉斯犹豫了一会儿,告诉他:“因为……杀了人。”




卡洛斯微微吓了一跳,“你杀过人?”




“是的……杀过很多人。”




卡洛斯轻声说:“噢,那真遗憾。”




塞拉斯沉默了。心中的痛楚再度苏醒,令他难受。他慢慢起身,告别了卡洛斯,说他想要一个人去走走,便慢慢地离去了。




3




他避开人群聚集的地方,害怕那些陌生的目光会像看待怪物一样瞥向他,更害怕会在那些人里望见自己熟悉的面孔。于是他躲进了幽暗的树林,那儿没有人会去。




卡洛斯没有来找他,他松了一口气,开始盯着那些荆棘丛生的灌木丛发呆。




他还是不习惯。




他不习惯身上没有苦痛的感觉,不习惯没有了由自残而生的平静,不习惯自己像个无辜善良的灵魂般获得如此轻松和愉悦。于是他更加痛苦,更加容易想起自己不堪的过去,更加有不可原谅自己的负罪感。




塞拉斯粗暴地用手折断那些坚硬枯瘦的树枝,然后像他生前虐待自己那样,将一截枯树枝狠狠戳进了自己的大腿。




在鲜血顺着他的身体蜿蜒而下的时候,他紧闭上眼睛,祈祷般地轻声呢喃。




主啊。




还有那些被我杀死的人。




我有罪。




于是,我惩罚我自己。




他深吸一口气,猛地拔出扎进腿上的树枝,鼻子里发出一声沉闷痛苦的气音。




“我惩罚我自己。”他苍白着脸说。他知道主正在看着他。




那一阵抽搐的疼痛过去后,便是他熟悉的内心的宁静。他虚脱地在树的阴影下坐下,一双眼空荡荡地看向不知名的方向。




***


 


塞拉斯始终孤身一人藏在树林里。他没有心思走出去,没有心思给自己找食物,实在饿了渴了就去到一处僻静的小瀑布边找水。鬼魂是不会饿死的。




他感到四处蔓延而来无以名状的孤独。而那孤独是他拥有的最珍贵的东西。无人靠近也无人知晓,他得以一个人在寂静中发呆,打发无尽漫长的时光。




他就像一个被世界抛弃的人,与世隔绝,不知晓外界的事情,也没有人认识到还有这样一个灵魂的存在。




塞拉斯偶尔看到有天使从树林上空飞过。他形单影只顺着净界山向九重天的方向飞去,仅仅几秒就彻底消失在他眼界。




塞拉斯羡慕地看着那美丽的身影一闪而过。他永远不敢想象自己可以变得向他们一样。怎么可能呢?魔鬼怎么可能变得了天使呢?魔鬼永远只能是丑陋可恶的魔鬼,哪里能够有资格变成那神圣美丽的族群里的一员呢?




但是,就算如此,他仍不觉得失望。因为天使已经垂怜于他,哪怕那宛如梦境般不真实,他也早已满足于此。




他默默地在心里一遍一遍地回想他和那看不见脸孔的天使相遇的情景。他细细回忆着那圣光,那温暖的手心和诚挚关怀的话语。那些是他最美好的回忆,为此他愿不惜一切代价。他不敢相信他经历过的这些,他不敢相信,竟然会有这样圣洁伟大者愿意垂怜于他。如果他还出现那多好啊!塞拉斯想着,光是想想就让他觉得无比幸福,他觉得仿佛自己幽暗无光的世界里突然撒下了一束温暖的阳光,而他就是那个一直守在阳光底下的人。




他的日子就在无限重复的回忆、漫无目的的发呆和偶尔耐不住想起不好的事情就随便抓起什么弄伤自己中过去。对他而言,他不知道除了这些自己还能干什么。




***




卡洛斯不久就找到了他。事实上,是偶然遇到的。那时年轻人跑到树林里摘野果,刚咬了一口手里的东西就听见密林深处传来隐隐约约男子因疼痛而发出的喘气和呻吟声。他吓了一跳,偷偷摸摸地凑过去,就看到跪在灌木丛中的塞拉斯。




他见到他的模样真是惊呆了。他无法想象竟然会有这样的人,用手做出了耶稣受难戴着的荆棘头冠,还亲手把它狠狠扣在自己头上,那创口里流出的鲜血顺着他苍白的脸颊一路向下流进了修士长袍。他身上没被布料盖住的地方伤痕累累,手上还拿着一截尖利的枯枝正打算往自己身上戳。




他发现了有人在偷看他,那双浅蓝的眼睛顿时凶狠地瞟向躲在树后面的卡洛斯,他用沙哑低沉的声音说道:“谁在那里!”




卡洛斯知道躲不过,就有点畏缩地从树林里走出来,表示出十分惊讶的表情。“我的上帝!……塞拉斯?是你?”他说,“你这是在干什么?你怎么……弄成这样?”




塞拉斯跪在那里没有答话,但是却用很不友好的眼光瞪着他。




这家伙在自残!




卡洛斯的心里这样说。这太出乎他意料了,十几天之前他遇到这家伙,却根本想不到会发现他竟然爱自虐。从他的模样上根本看不出来!




他说他杀人。杀过很多人。现在还被他发现如此可怕的真相,卡洛斯心底顿生惊悚。这样一个怪物,无疑十分危险。




他已经想好了逃跑的准备,但是却发觉塞拉斯似乎没打算伤害他。他只是用哀怨又生气的目光盯他,然后慢腾腾地说:“我不希望你打扰我。马上离开。”




“你这是……在赎罪?”卡洛斯明白过来了,“噢!赎罪也不用这样恶毒地对待自己!”




塞拉斯依旧盯着他。从他的表情上看得出他根本不想听卡洛斯废话。




“好,好……我不说了,我离开就是。”卡洛斯像逃避瘟疫一样快步离开了。只剩下塞拉斯一个人,在原地静默了一会儿。




他躲进了更深的树林里面去。卡洛斯看他的吃惊脸一直在他脑子里印着,他想,反正他是个丑恶的鬼魂,认识他的人迟早会发现的。




4.


 


卡洛斯没有再来找他。塞拉斯觉得他一定是被自己吓坏了。毕竟无论谁看到这样的场面一定都会大吃一惊的。




他回到原来的小瀑布旁边,想给自己清洗一下身子。他弯下腰的时候扯到了腿上的伤口,这让他差点摔倒。他咬牙扶住岩石,疼得丝丝吸气,头上的荆棘已经深深扎进了皮肉,他有点头疼不知道怎么把它弄下来。于是他小心翼翼地尝试,但是却失败了。




他一下子没了耐性,粗暴相加这才好不容易弄了下来,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心口堵塞得慌。




塞拉斯坐在瀑布旁边的小石头上用瀑布的清水清洗着自己的伤口,淋掉一头的鲜血。水的清凉让他觉得很舒服,那种钻心的疼痛消失了,他闭上眼睛,任由自己的意识神游。




“……塞拉斯。”




他仿佛听见有人在呼唤自己的名字,就像梦境一样。“塞拉斯。我的孩子。”那声音这样说,带着痛心和诧异的语气。




他突然吓了一跳睁开眼睛,转过身急忙望去,便看到了那个高大的身影。




那个身形高大有着罕见黑色羽翼的天使已经不留痕迹地站在了他的身后,塞拉斯依旧看不见他那被微光遮掩的脸庞,但他知道看到自己满身伤痕的他一定满脸惊讶。




“天使,我……”他无措地站起身来想隐藏自己受伤的模样,但那是根本藏不住的。他的腿伤严重以至于他的动作很不稳差点踉跄,转眼间那个天使就来到了他面前,眼疾手快扶住了他。




“这是怎么弄的?”他听见他这样说,他一定皱着眉头。




塞拉斯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无措地站着,腿上的创口坚持不了开始发疼。那天使奇迹般地感觉到了,他讲道:“过来。”他让塞拉斯坐在石头上,他说:“你受伤了。愿意让我看看伤口吗?”




他不愿意。但他不敢说。




那天使没有追究下去,只是将左手准确无误、轻轻放在他腿上的伤口上方,然后塞拉斯就看到了那手下发出的微光。他同时惊讶地发现自己腿上伤口的疼痛没有了。




他迟疑地想去碰那个地方,那天使说道,“我令它痊愈了。塞拉斯,告诉我,这些伤痕哪里来的,告诉我实话。”




塞拉斯不敢回答他。他不敢欺骗天使,也不敢告诉他是自己伤了自己,他害怕天使会像卡洛斯一样讨厌他,尽管他知道天使已经知道他会自虐。




他于是为难地紧抿了嘴唇,继续保持沉默。




他听到了对方发出一声无奈的叹息。他的心揪了一下。




“天使……”他心虚地说。




“这是荆棘王冠留下的伤痕,我认得。”那天使说,塞拉斯感觉到对方在直视自己的眼睛。“塞拉斯,告诉我,你是不是又伤害自己了。”




他只好点点头承认。于是他又听见了一声叹息。




天使收敛起翅膀,轻轻坐在了他身旁。“为什么要这样做?”他问。




塞拉斯起初被那圣洁者突然的亲近而吓了好大一跳,他的心跳因为激动而莫名加快,愣了好一会儿才知道回答。他低下头愧疚地说,声音因为逃避轻得很:“我……在为我犯下的过错赎罪。”




“赎罪?”他听见天使重复了一遍,天使静默了一会儿,又问:“是不是心里很难过?”




“是。”




“为什么?”




“……”塞拉斯沉默两秒,坦白说:“我不想干坏事,不想杀人,不想触犯主禁止的罪行。”




“但是我还是杀了好多人,伤了我的主人。他们恨我。我也恨我自己。”




“我知道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塞拉斯,你杀人不是因为你想这么做。”那天使平静的说。




塞拉斯用手捂住脸。




“我杀了自己的生父,因为他折磨我的母亲,逼迫我杀死他……”他喃喃道,“他们把我关进监狱,所有人都说我是个白色的幽灵,用难听的话辱骂我,想着各种手段取笑我。”




“后来我的主人收留了我,他是个很好的人,一个有高贵身份的主教……可我最后却开枪打伤了他……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没有留神,我以为他是警察……”




他说着开始细细地颤抖。




“我还杀了好多峋山隐修会的人……我其实不想杀他们,但是导师告诉我我这是在地上替主行他的业,他说为了主的大业,一定要有人为此牺牲。所以,我、我……我动了手……”




他因为内心的罪恶感和苦痛而颤抖,他知道自己做错了事。他越发说出真相,就越发不敢去面对他身旁这个人。他害怕,而且觉得对不起所有人。




“是那导师欺骗了你。你被他利用了,这不是你的错。”




“可我……”




于是他终于说不下去,沉默了。他不敢抬头去看天使。




可他却感觉到有一双手覆盖上他的手背,牵引着他的手离开了脸颊,让他转过身去。天使望着他,他感受到他那柔和宽容的目光,他听见他用温柔的声音对他说:“塞拉斯,这是你的命运。若你不接受它,你会一直受着折磨。若你接受了它,并且原谅了你自己,开始寻求新的旅程,你会走出这些阴影,重新获得灵魂的自由。”




塞拉斯还想说什么,天使知道他依然心存疑惑,便继续道:“我知道你现在仍然难以释怀,塞拉斯,地上有许许多多的人与你一同为自己犯下的过错而自我谴责,有许许多多的人为自己坎坷的命运而痛苦不堪。但你要学会释怀一切,学会坦然。如果你不给自己的心自由,就没有人能把你从过去的阴影里拉出来。我相信天父赦免你,是因为他对你抱着希望。所以,请不要辜负他和我对你的希望。”




“天父他……真的对我有希望?”塞拉斯不敢相信地问了一遍。




“是的。”那天使在笑,“他对你有希望。”




塞拉斯脸上的阴霾渐渐退去了,他的心在激动,他获得了很大的安慰。他不由自主地露出了浅浅的笑容,即使那笑容因为长期的苦难显得惨淡。




“……谢谢您,天使。”他轻轻地说。“谢谢您……”




那天使伸手轻抚他的脸,然后是那羔羊般柔软雪白的短发。他说:“你一定要给自己一个重新的开始。去跟那些人们一同祈祷,一同唱诗,一同修炼等待自己的考验来临。”




塞拉斯插了一句,他很好奇:“那考验是什么?”




天使说:“我不会告诉你,我事实上也不清楚。每个人有属于他自己的考验,以测试他是否变得美善。塞拉斯,我不能天天都下来,但我会保证,我一有时间就一定会前来看你。而你也要向我保证,不再伤害你自己,不再沉陷于过去。你将会有一个崭新的未来,而我会一直引导着你走向你的未来。”




塞拉斯高兴极了,他热切地看着天使,目光流露出他的快乐,他嗯了一声,点了点头。他知道,他终于有了一个在这个世界会庇护他、关心他、引导他的人。他现在感到无比地满足和幸福。




“既然你知道振作了,那么,我便放心了。”天使说着站起身来,“塞拉斯,我得离开了。但我不久后就会再来。你不必等候我,去做你的事情吧。请记住我的话,然后践行它。”




塞拉斯不舍地说道:“我会的。”




天使欣慰地点头,转身便隐去了,连一点微光都没落下。塞拉斯还觉得自己就像做了一场梦,但他内心的喜悦,是实实在在的。他坐回石头上去,没意识到自己脸上还一直挂着笑容,无意中摊开手掌心,他看到了一根丰润的黑色羽毛,正静静地躺在那上面。




5.




卡洛斯看见那个白化病人从树林里走出来,一时惊讶于他竟然还有勇气回到人群中来。




他有些胆怯地向后缩了缩,生怕塞拉斯因为自己瞥见了不该看见的恐怖场面而发怒于他。但他没料到,在塞拉斯见到他后,对方反而开口向他道歉,说自己让他受了惊吓。卡洛斯忙说他不在意,一边默默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这个看起来可怕的奇怪男人其实是只温顺的绵羊呢,他想。




恐怕还是只容易驾驭的绵羊。




***




塞拉斯没有再回到树林里去。卡洛斯因为单独一人,又害怕一个人在这里会遭人欺负,便提议和塞拉斯呆在一起,说这样有什么事情才能相互照应。塞拉斯当然同意了,他一直盼望着有人能与他作伴呢。




于是,这两个人结伴,开始在净界山的最下层山脚下漫步,熟悉着这新的环境。卡洛斯惊讶地发觉他的搭档是如此沉醉于在聚集一起的众信徒中虔诚地祈祷,好像这样做就会有天使来接他们上天国似的。




塞拉斯身穿着他的深色教士长袍,他掀起他的兜帽遮住自己发白的面容,安安静静地躲在信徒中间,双手合十,闭着眼默默祈祷。他身上的气息虔诚而温顺,是那种最单纯的信徒身上才会发出来的气息。卡洛斯则没他那样有耐心,事实上他连祈祷都不是那么有心,总是在无聊间便偷偷往塞拉斯那边看,看着他祈祷的样子,默默在心里推敲着他。




他就是个心思单纯得如同白纸一般的信徒。卡洛斯对自己说。




如此天真,没有心机。




他说他杀过人。还是很多人。




……看样子是被人操纵的傀儡?还是只是一时的冲动……




不管怎么说,只要熟悉他的内心,要让这个人在自己面前如何都危险不起来,就是件不怎么困难的事。




***




净界山像极了人间,也分白天黑夜。塞拉斯很适应这儿,他喜欢这里的环境,这里虔诚的人们,他喜欢跟他们一同唱赞美诗,一同忏悔自己的罪,一同净化自己的灵魂。




他不知不觉已经在这里住了一个半月,前几日,总是习惯性靠在他身旁的一个老人的灵魂接受了属于他的第一次考验,于是塞拉斯再也没有见到他了。他知道,那个老人已经通过了第一道考验,进入了净界山的倒数第二层。




他羡慕不已,也期待得不行。




但他同时心存恐惧,担心自己这样的鬼魂通过不了考验,不被允许进入上一层去。




他在这种恐惧中仍然坚持和信徒们呆在一起,他饥渴般地从其他信徒那里学来主的教义,听从主的劝言,然后坚持那样去做。会有天使时不时来到他们当中讲道,每次塞拉斯都会以一种极度虔诚的姿态认真地坐在下方听着他说。




他学习控制自己的内心,学会变得平静和镇定,学会耐心和倾听他人的诉说,他很高兴自己这样去做。他很高兴自己从一个幽灵渐渐可以变得更像那些美好的。




卡洛斯跟他相反,他偶尔会突然不见踪影,不过一般不会离开太久。他说他是觉得闷了就跑去散散心。塞拉斯能够理解。卡洛斯一直表现得很精力旺盛,年轻人相比学道更热衷于打猎。他经常去追逐林间的野兽,偶尔带回来一两只兔子,他问塞拉斯想不想要尝尝这里的猎物,塞拉斯说他不愿食荤,他不想要因为自己的饥饿和好奇心就去杀害其他的生命。卡洛斯听闻笑了笑,便和他几个伙伴坐到一起生起火来了。




他们晚上在悬崖边下的平地上过夜。信徒们裹着天使送来的毯子蜷在一起,篝火静静地燃烧,塞拉斯却总是睡不着。他总在猜测那考验会是怎样的,想着自己该如何才能通过。他盯着篝火,然后悄悄站起身来,独自走去更开阔的地方。




净界山上的夜空也有点点繁星,塞拉斯非常喜欢这星空,简直比现代巴黎上空的夜空要好上不知多少倍。他晚上睡不着的时候就跑来这片开阔地,一个人坐在不高的悬崖边上,静静望着天上的星辰和远方黑色的大海。他的手心中那片黑色的羽毛静静地躺着,他总是摊开手掌,看着那片羽毛发呆。




那个有着黑色翅膀的天使,他现在在做什么呢?




塞拉斯好奇地猜想着。




他一定很忙,但他一定会来看他的。他什么时候才会再出现呢?




不管想什么,他都知道自己就是在想他。想那个黑色羽翼的关怀他的天使。




因为有那个天使的存在,他就知道,自己不会是孤单一人。




6.




天使再一次出现的时候,塞拉斯正因为失眠独自一人坐在悬崖边上看星星。他发现天上落下两根羽毛,黑色的,柔软而细腻,轻轻落在他身上。他吓了一跳,然后便看到天使走到了他身边,并着他坐下。




“为什么不去休息?”他温和的嗓音在说。




“睡不着?”




塞拉斯嗯了一声,那声音因为没有意料到天使的降临而显得犹豫迟疑。




“天使……我……”




塞拉斯终于鼓起勇气,他支支吾吾地说,“我一直在想那个考验……我害怕我通过不了。”




天使轻轻地哦了一声。




“我能感受得到。”他说,“奇怪的是,我总能感受得到你的心情。不管你高兴或者恐惧。”




“实际上每个快要接受考验的人都会恐惧。当他对登上天国有一种热切的向往时,他也就越发害怕自己无法通过考验。所以,我知道你一定会害怕。但是,我想告诉你,不管你将面对什么,你都不必去过分担忧。该来的总会来,你该面对的,你逃不掉。因此在未来有多种可能时,鼓起你最大的勇气,去争取那个最好的结果。”




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地说:“塞拉斯,永远不要害怕,不要怀疑。当你沮丧了或者因恐惧而站住的时候,就想一想,我一直与你同在。”




塞拉斯浅蓝色的眼睛在夜幕下闪闪发亮,他感激地望着天使。在夜色中,天使的圣光显得格外温柔,令他不知不觉有种沉醉感。他向往地往天使那边靠了靠。他没有发觉天使被微光遮掩去的面孔下嘴角微微上扬。




“您一直与我同在?”




“是的,我一直与你同在。”




他看着那孩子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像个得到了自己最喜爱的礼物的小婴孩,那样满足,那样高兴。他于是也跟着感受到了那股天真单纯的幸福感。




他们俩就这样默默相靠坐了一会儿,听树丛中的夜虫窸窸窣窣地鸣叫。




“事实上,我是来通知你的。”过了一会,天使轻声说。




塞拉斯不解地望着他。




“你明天就要面对你自己的第一次考验了。”那天使侧过脸来,不出意外地看到塞拉斯满脸惊讶。




塞拉斯不安地目光游移了一会,他还没有准备好面对自己的考验。




若通过了,他就可以上去一层净界山。若不能通过……




他心底很是忐忑,但天使轻拍了拍他的肩,“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塞拉斯。用上你在这里所学到的一切。对自己要有信心。”他站起身来,“我会一直注视着你。”塞拉斯还没来得及再看他一眼,没来得及跟天使道别,他便消失了,正如他来时那样悄无声息。




***




第二天,当他心不在焉地在信徒们当中听着他们自省时,一个白衣天使突然降临。




“塞拉斯,请跟随我来。”他说,灵魂们纷纷惊讶地抬头看。




塞拉斯明了地站起身,他听见一旁有个灵魂在说:“恭喜你,你被选中要去经历你的考验了。”




他点点头,脸上紧张的神情显露无疑,而卡洛斯则吃惊不已,当塞拉斯走过他身边的时候,他一把拽住他,“不是吧?塞拉斯,你……你被选中了?你要去被测试了?”




塞拉斯看出了卡洛斯眼中的羡慕。不过此时他的心跳非常快,他慌慌张张地根本没办法多看卡洛斯几眼,就跟着天使走了。




天使将他带到了一个隐秘的洞穴。塞拉斯远远就看见洞口站着其他几个天使,除此之外他没有见到任何一个跟他一样的平凡灵魂。他更紧张了。




他们走到洞穴入口,领路的白衣天使向后退去,另外一个身形更加高大威严的天使走了出来,对塞拉斯说:“塞拉斯。你被选中去面对自己的考验,如今检验你灵魂的时候到了。我是你考验的裁判官,你将一直在洞穴中往下走。若你能通过考验,那么我会将山洞的出口展现给你,你将走出山洞,考验亦随之结束。若你打算中途放弃,那么便请你原路折回。祝你成功。”




我不会放弃的。塞拉斯想。




他在天使们的指引下,鼓足勇气走进了洞穴。




黑暗立即袭来。




***




他的每一步,让洞口的光明离他越来越远。他的气息因为紧张而显得急促,但是就这么走了一会儿,却什么也没有。




塞拉斯疑惑地四处望,他除了黑暗什么也没看见。




黑暗。




仍旧是黑暗。




等一下,前面似乎有点光。




塞拉斯迟疑了一下,还是往那里走去。




他走进了那光亮的区域,顿时眼界里一片光明。




那是一个华丽奢侈的殿堂。塞拉斯发现自己走在一张红毯上,有许多翩翩起舞的舞女从他身边与他擦肩而过。贵族们谈笑风生,到处花天酒地,国王倚在自己的宝座上慵懒地跟自己一个大臣谈着话。




塞拉斯疑惑地看着这一切。




他不知道这是干什么。




突然,那个大臣无意中开的一个玩笑激怒了原本笑面吟吟的国王,年迈而肥胖的国王从宝座上暴怒地一站而起,挥手一指,那个脸色惨白的大臣就被随即出现的卫兵包围,乱剑刺死。




塞拉斯惊得身体一震。




人群开始慌乱,所有人面如土色,那国王依旧怒火中烧,又下令将他看不惯的几个人通通处死。霎时殿上鲜血四溅,惨不忍睹。




塞拉斯苍白着脸看着这一切。他开始害怕,因为他觉得这是魔鬼才会干出来的暴行。




是的,他从那个国王的身上看到了魔鬼。




他不禁捂眼。




而当他再度将双手从脸上放下的时候,大殿不见了,转而是一片灼热的火海。他看到原先那个暴怒的国王被捆绑在烈焰中焚烧,那些火焰由他自己的怒火生成,因此当他气愤地痛苦大叫时,那烈焰便烧得越发厉害。




他听见一个声音在冷冷地说:狂怒者,被自己的怒火所吞噬。




7.


 


塞拉斯吃惊地看着这一切,他突然明白了,是的,人类的七宗罪——暴怒也包括在里面。




他看着被自己的怒火焚烧的国王,便没有了对他的怜悯,因为他将自己的暴躁转化成杀人的魔鬼,他是罪有应得。




火境渐渐雾一样从他眼前散去。塞拉斯又仿佛看到了另外一个景象。那是一个上帝的信徒,他衣着褴褛,双手合十跪在沙地上,嘴里念念有词。周围许多人向他咆哮,拿烂白菜和鸡蛋打砸他,他也不回应叫骂,任凭他们将他砸得头破血流。那信徒只是闭着眼对着天上祈祷着:“天父啊,请您饶恕这些人;因为他们并不知道他们做了什么……”




塞拉斯听闻,不免感动得眼角发红。




理解,宽恕。




这是他多么渴望的两样东西啊。




他眼前的幻境再一次消失时,塞拉斯仍然沉浸在那信徒身上的可贵精神里面。突然他的头被人用红砖狠狠砸了一下,他一下子两眼发黑,重重的倒在地上。






“看呐,看这个白色的鬼魂!”




当他从突然的昏阙中清醒过来时,就听到了这样的喊话。身下是法国巴黎阴雨中潮湿的街道砖,他看到自己的鲜血模糊了自己的视线。惶恐站起身来,他发现一些街头的流浪汉正围着他,他们端详着这个不同寻常的白色幽灵,不友好地笑着,拿起砖头和石块砸他,“快滚,你这个瘟疫的制造者,魔鬼的手下!”




塞拉斯心底很害怕,他跌跌撞撞地逃跑,那些人就追他,不停地拿东西砸他。他们叫骂着难听的语言,嘲笑他的怪异面貌,朝他吐唾沫。他好不容易逃开了那些人的视线,筋疲力尽地躲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慌慌张张地喘气,然后就痛苦地抽泣起来。




这些是他心底最深处的梦魇。




他无声地哭着,眉头因为痛苦和委屈皱成一团,哭着哭着他似乎想起了什么,便颤颤巍巍地伸手,合起手掌紧紧贴在自己面前,语不成句地学着那不幸的信徒说着:“天父啊……请宽恕他们……不要因我的缘故去惩罚他们,他们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祈祷完毕,他想起了那个被自己杀害的修女,他想起自己那时是因为找不到拱顶石被玩弄的恼怒和对她身在天主教却侍奉峋山隐修会的愤怒,因而用手中的沉重石块生生打死了她。他懊悔不已,喃喃道,“主啊,若您能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不会再做出那样的事情,我为我自己犯下的错而忏悔!”




他便站起身来,朝着自己记忆中的那个死去的修女走去,她侧身躺在冰冷的地板上,额头上被砸破的伤口里涌出的鲜血已干涸。塞拉斯懊悔地跪在她的尸体面前,他为自己做出的暴行后悔不已,一边掉眼泪一边伸手想去触碰那个修女头上的伤口。“求妳宽恕我,求妳。宽恕我……”他呢喃着,痛苦之情深深刻在脸上。他轻轻地触碰着那修女定格的面容,因自己无法挽回这一切而绝望,紧闭着眼垂下他的头。然而,就在他无声流泪之时,他感到自己手心下的身体轻微动了,塞拉斯诧异地看向那个修女,只见她从地板上爬了起来,遭受重击后的涣散眼神渐渐恢复了原先的慈爱和光明。她微笑着看向塞拉斯,她声音柔和地说:“我原谅你了,孩子。”




塞拉斯呆呆地看着她,他的心在因为被原谅而欢呼,他想在泪眼里挤出一个笑容,主啊!他想。




修女的面孔渐渐在他面前模糊了,塞拉斯惊觉地站起来,他刚才见到的幻象全都没有了,他又回到了最开始的黑暗中。他看见了在他前面不远处有一点小小的光亮,他的心一颤,赶忙朝那里飞奔而去。




光亮越来越近,他的心跳得越来越快。




他终于奔进了那亮光中去,等到双眼一阵白茫茫的雾散去后,他看到了熟悉的绿色树冠,净界山上空蔚蓝的天穹,树上起飞的群鸟。




他终于走出了山洞,通过了第一场考验。




他伸开双臂,喉咙中发出了不大却极度欢喜的喊叫,他如同久囚在笼子里刚获得自由的飞鸟。




他终于通过了考验!




***




身居净界山倒数第二层的天使们纷纷来祝贺他。其中一个衣着不同于其他的天使示意他走上前,“塞拉斯,祝贺你。”他说,“你已经通过了名为‘愤怒’的考验。请让我为你抹去你额角的一个字母,代表你的灵魂向着天堂纯净一分。”




塞拉斯欢喜而顺从地照做了,那天使抹去了他额头的一个P字。还剩下六个。




这工作做完后,另一个天使走上前来,是一个送信的白衣天使。她用柔和的嗓音说:“塞拉斯,请到这里来,我托着在天堂居住的桑德琳嬷嬷的口信来给你。”




塞拉斯不解,当天使伸出手在他手心里留下了一行发出微光的字句时,他方才知道了是怎么回事。




“塞拉斯,我的孩子,恭喜你通过愤怒的考验。我听见了你的忏悔,我已经原谅了你,愿你不再背负着它的重担。——桑德琳.比埃尔修女。”




他看完,如释重负地吐了一口气,紧紧将那句话攥在了手里。“谢谢您……”他对白衣天使说,天使微笑着点头,转身飞走。




***




塞拉斯顺利地在净界山倒数第二层住下了。他发现这里的环境比最底层的环境要好,如果说最底层相当于人间的一般景象,那么这一层就开始有一种天国的气息了。万物在这里宁静地生长,树木上结满果实,林间传来各种鸟的鸣叫声。




他的天使在他通过考验后不久便现身在他面前。“塞拉斯,我的好孩子,恭喜你。”他展开了怀抱,塞拉斯高兴地给了他一个拥抱——由于身形的关系他感觉自己结结实实地扑进了天使的怀里。




“这儿怎么样?”天使问他。




“比下一层要好……”他说,“环境更漂亮了……连人们也变得更加友善……”他这样回答。




“是的,因为这里的人们跟你一样,都通过了愤怒的考验。”天使说。




“我昨天还遇见一个跟我一样的女孩子……”塞拉斯忍不住想告诉天使这令他高兴的经历,“她跟我一样……浑身苍白。”他不知道要怎么描述。不过天使知道他想说什么。




“我还以为……只有我是这般幽灵的模样。”塞拉斯感叹着说。他无意的感叹让天使露出了心酸的表情,但他没有看见。




“人世间还有许多跟你一样不幸的人们,塞拉斯,”天使说,“你们受着这疾病的折磨,被人误解恐惧,我见过许多跟你一样的灵魂,天父保护着他们。”




“……疾病?”




“是的,疾病。”




塞拉斯更加迷惑,“我以为我……”




天使伸手轻轻抚摸他的脑袋,“你不是个怪物,不是个魔鬼,也不是什么幽灵。我也曾听见他们这样说你,但这都不是真的。也请你不要心存怨恨,更不要自怨自艾。”




他低下头默默地消化着这迟来的解释,一时半会还难以理解。




天使也没再说什么,就陪着他四处走了走,带他去一个花卉绽放的美丽山谷,那儿是许多虔诚的上帝的信徒居住的地方,他们在这里修炼学习,等待着天使来接他们去接受第二场考验。




天使让塞拉斯也在这里住下,因为这里是这一层最安全也最真实的地方。塞拉斯当然乐意,只是他孤身一人,未免有些不知所措。这时他想起了卡洛斯,便请求天使是否能让卡洛斯接受考验。




“也好,若他有资格通过考验,你也能有个伙伴在身边,总好过没有半个认识的人。”天使这样说。




8.


 


“塞拉斯!噢,我的好兄弟!”




卡洛斯欢快地叫道冲上来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塞拉斯高兴地欢迎他的伙伴在不久之后就跟着他的步伐来到了倒数二层。卡洛斯还是那个年轻气盛的欢快模样,“我听测试我的那些天使说,是你请求他们给我机会接受考验的?”




塞拉斯微微点了点头,卡洛斯又拥抱了一下他,“你可真是我的好兄弟啊!谢谢你。”




“不,这没什么……”




“这里的景色比下面棒多了不是吗?噢,真是太好了!”卡洛斯感叹着。




塞拉斯只是微笑,当他把他带去了那个花香四溢的山谷,卡洛斯的赞扬之声更加收不住了。“我的天啊!这地方可真美!看那儿,还聚着一群贵族名流,他们在交换诗歌呢!”卡洛斯东张西望,对一切都充满了强烈的好奇心和向往,而塞拉斯相比他显得平静许多。




他心里最向往的其实不是如此。




待傍晚降临,卡洛斯去凑了灵魂们升起的篝火之后,塞拉斯独自一人慢慢涉进了暮色之中。他在山谷一侧的树林中徘徊,望着远方的天空,那儿的霞光红得正盛。




他情不自禁地想象着那暗红的天穹被黑色巨大的羽翼划过的景象,在心里默默念起了那个词。




天使。




关心他的那个天使。




他心系于此。




***




他回来的时候天色已完全暗下来。“你去哪里了。”卡洛斯招呼他,让塞拉斯在他旁边坐下。塞拉斯没有说他去了哪儿,他只是不解自己为什么在卡洛斯到来之后还是会感到孤独落寞。




***




净界山倒数第二层净罪的主题是骄傲。卡洛斯曾经跟塞拉斯耳语道,戒掉骄傲?这可真容易。这里的天使比下一层多了一些,但讲道的方式没有太多改变。他们被一群灵魂围在圈里,坐在中间跟他们温婉交谈,传递着精神和福音。卡洛斯发现塞拉斯似乎对天使有一种奇特的向往,他每次抬头望的时候,总能从他凝视着那些美丽的圣者的目光里看出点别的复杂的感情。那有点像渴望,有点像……感恩?




他迷惑不已。




塞拉斯则没有发觉卡洛斯对自己感到迷惑。他每天傍晚都会去山谷的树林中踱步,从未被任何人知晓他去了哪里。就这样,很久很久以来,他都一直坚持着。卡洛斯虽奇怪也没问为什么,他觉得塞拉斯奇怪的地方当然不止于此,或许他是要继续去做自己赎罪的那些工作呢。于是他也没敢跟去,便知趣地自己一人到处溜达去了。




塞拉斯则痴痴地望着那昏暗的天空。天使似乎很久都没来看他了。他真想再度见到他啊。




他不敢呼唤天使,他害怕惊扰了他还是被什么人听见。何况,天使没有告诉他他的名字。




***




他的考验在不久之后到来。天使依然没有出现,是一个白衣天使来通知他的。他得知他跟卡洛斯将同时接受第二次考验。




第二次考验的主题显然便是骄傲。这对于塞拉斯而言,通过考验简直轻而易举。卡洛斯也通过了,他们俩一前一后从幻境中醒来,看着对方然后相视而笑。天使抹去了他们额角又一个字母的痕迹。




“伙计,这下子,我们就是第三层的灵魂了。”卡洛斯笑着对塞拉斯说。




天使告诉他们,他们得通过一条悬在陡崖上的石梯爬上倒数第三层净界山。于是他俩便带着行李前往石梯所在的山崖,一路上艰难险阻,石梯窄窄地蜿蜒在悬崖上方,向下望去,便是高耸的悬崖峭壁和云雾。




塞拉斯对那危险的高度心生本能的畏惧。但他倔强地手脚并用向上爬,双手紧紧扶住身边古老的岩石,动作很小心,速度却很快,因为他在生前对自己肉体的磨练中已经克服了太多的障碍,恐惧,疼痛,战栗,这些都不是什么。




相反,卡洛斯就没这么利索了。年轻人看着气势汹汹喜爱冒险,却被这险峻的石路吓得不轻。他战战兢兢跟在塞拉斯身后,身上背着个不大的包袱,一节一节地在石梯上小心翼翼地挪动着,偶尔碰下一块落石,差点没吓得人同石头一块儿滚下去。前面的塞拉斯则动作十分灵活,虽然他也很小心,但就是没有卡洛斯那种深深的恐惧,他柔软的白色短发在风中轻轻飘拂,兜帽被风扬起,双手如同鹰爪深深抠进石缝,向前迈进的步伐坚定不移。




卡洛斯投降了。




“塞拉斯……等、等等我!”




他向前面的人大喊。白化病人回过头,见到卡洛斯无法再向前走,于是慢慢折回来,到了年轻人的身边。




“加油,就快到了。我能看见前方的终点。”塞拉斯这样说。




卡洛斯连连摇头,“我看不到有什么终点。我只看到前面的阶梯根本没有尽头!塞拉斯,我不爬了,我……我爬不动了。”




“我们就快到了,真的。要不,我背你。”




卡洛斯惊讶地抬起头,看见他的伙伴转身背对着他,双手向后折示意,“上来,我背你。”




卡洛斯便慢慢爬上了塞拉斯的后背。他被身下的伙伴背起来的时候,简直诧异得不行。他惊讶于塞拉斯看着如羔羊般温顺,力气竟然如此之大,他都快忘了这个白化病人其实是那样身形挺拔而强壮。




塞拉斯背着他的朋友慢慢向上爬。卡洛斯连同他的行李一起压在他背上可不算轻松,虽然他们是灵魂,但仍然有重量。塞拉斯的额头渗出了汗水,脚步微微颤抖,但他仍然咬着牙前进,他不能让他们半途而废,也不能让两人一同摔下悬崖。




越往上,弥漫的白雾越浓,越来越多的雾包围了他们。“塞拉斯,起雾了!前方的路看不清了!”卡洛斯苍白着脸叫道。塞拉斯嗯了一声,继续坚持向上爬。他的双手小心摸索着前方的台阶,确定安全便向上爬上一个台阶。卡洛斯紧紧伏在他背上,紧闭着眼不敢睁开。




就快到了。塞拉斯对自己说。




就快到了。即使我根本看不到前面是不是终点。




但就快到了。




他用尽力气爬上最后一个台阶的时候,一双手伸出来接住了他。


TBC.

评论

热度(36)

  1. 曦_Vicky白祭司 转载了此文字